您的位置 : SNS小说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15532

更新时间:2019-04-10 23:45:29

15532 已完结

15532

来源:YY全本作者:蔻蔻kou分类:婚恋生活主角:卿木,苏焕

每个女孩儿都喜欢灰姑娘的故事。可是传说都是假的。真正的爱情,哪有那么容易。但有一个人,穿过了千山万水,来到她身边,他说,你要想要锦鲤我们也可以养,你要想要南瓜车我就给你做,你想要水晶鞋也可以,不过我觉得会有点硌脚,你想要好吃的好喝的什么都可以,你想实现什么愿望,我都可以帮你实现。卿木,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做你的小锦鲤好不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一直觉得,遇见,是一个让人不忍用力去触碰的词。

就好像,明明是一场期待了很久的春雨,你却只能是隔着伞面,静静去听雨点的声音。

我又偏偏,是在一个最容易下起小雨的年纪,遇见了那些笑着奔跑的少男少女。

他们不打伞,不穿雨衣,却笑得酣畅淋漓。

于是我也学着他们的样子,扔了手里的伞,笑着闭起眼睛。

即使淋得浑身湿透,冷的唇齿战栗。

但跑着跑着,我们的手就拉在了一起。

所以,其实我从未后悔过,遇见那场名叫青春的大雨。

我叫卿木。

卿本佳人的卿,鸣于乔木的木。

鸣于乔木是母亲对我寄予的厚望,想着我作为家里的长女,能够出人头地。

而卿本佳人,则是我对自己一败涂地的人生不能再合理的概括。

如果说,世人爱的,都是故事里那些性格鲜明敢爱敢恨的主人公,那么我一定,就是最不讨喜的那一个。

没有为什么,只是因为我没有什么特别的,就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

一个普通人,又会有怎样曲折动人的故事?

没有。

我的故事,其实只是打动了我自己。

我叫卿木,卿卿我我的卿,连理之木的木。

这是苏焕的解释,我不会喜欢卿卿我我这样露骨的风情字眼,但他喜欢。

每次说道苏焕这个名字,总会觉得有些尴尬,甚至不知道该以怎样的语气来发声。真是可笑,当初叫的情意绵绵的两个字,现在倒成了最深的忌讳。

“木头,明天,你……去不去?”对面的路霏霖穿着毛茸茸的宽松毛衣,双手还是握着冷掉了的咖啡杯。

她在小心翼翼的询问着我。

我是该悲伤的吧?可实际上我却只是觉得有点哭笑不得。想当初,第一个叫我木头的人是苏焕,后来大家都这样叫我了,一口一个木头,一口一个木头,我都几乎要忘了我本来的名字。但到如今,一直这样叫到最后的人,竟然只有一个路霏霖了。

“去啊,再怎么说,也是我亲外甥的满月宴,我要是不到场的话该让卿禾在亲戚面前多没面子。”窗外光秃秃的枝丫就那么摇曳着,像极了孤独无依的我。

“木头……”她心疼的看着我,“你别这样……”。

“我没事,只是觉得局面会有些尴尬而已。你不用安慰我,都过去这么久了,早该看开了。”

“那……见了面的话,他的名字,你还叫得出口吗?”她的眼睛一如当年清澈,不像我,已经失去了从前的光彩。

我别过头,淡淡的开口,“我可以直接喊他妹夫。”

然后她就松开了手里的马克杯,拉了拉她松松垮垮的毛衣领子,“你还是这样,一脸的倔强,然后言不由衷。”

“是吗?”我笑了笑,自己都觉得那个笑容很假很勉强。

“你看你,连反问都这么没底气。”她说。

我却没再回答她,只是盯着她精致好看的手指甲开口说道,“浅蓝色的指甲油并不适合单调冰冷的冬天,也不适合你的米白色毛衣。”

她靠在椅背上欣赏自己的手,“什么适合不适合的,我自己喜欢就好了啊,谁要管那么多。”

“那,如果浅蓝色的指甲油不喜欢你呢?又或者,他会被磨损,根本没办法陪你过完枯燥的冬季呢?”

她静静的看着我不说话。

她知道我指的是什么。这么多年的好朋友了,这点默契我们还是有的。

“还有,第一医院允许女医生涂指甲的吗?”

“我现在又不是实习医生了,哪还有人敢管我。”也是,她实习的时候也曾经把自己弄的花枝招展的,然后理所应当的被科室里大龄剩女医生们集体批评了。

“花枝招展”当然形容的有些过头,路霏霖是不会浓妆艳抹的,顶多就是涂个指甲戴个耳钉,她甚至平常连妆都不化。

“看来你是守得云开见明月了。”我打趣她。

“我觉得,你是想说好了伤疤忘了疼。”

“还是你了解我。”我们都笑了。

我早就不再是以前那个我,而不管什么时候,路霏霖都还是那个路霏霖,那个漂亮的,鲜艳的路霏霖。

我叫卿木,我有一个妹妹,她叫卿禾。

小时候,我和妈妈都喊她禾苗儿,后来她的小名就成了苗苗。

她就像她的名字一样,朝气蓬勃,随风生长。

如果我是花束里的满天星,那卿禾一定就是中间那朵耀眼迷人,又芳香清纯的百合。

苏焕和卿禾,怎么也不会有人将他们想到一起,这绝对会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组合。但他们确实是,顶着风雨和巨大的压力,修成正果了。

那是什么时候?

故事开始之前的那个时候,或者,我该称它为序幕?

我其实讨厌这样文艺又做作的字眼,它们总是提醒着我一些我不太想回想的事情。

比如,我曾经也喜欢雨声喜欢星星。

比如,我曾经也是一个无比矫情的少女。

“真羡慕啊,姐姐今天起就是高中生了,我还要上两年小学呢。”苗苗喝着牛奶,嘴上沾了一圈白色,我伸出手为她擦掉。

“这有什么好羡慕的,听说高中会很累呢。妈妈已经上班走了吗?”

“嗯。”

“那……卿胥呢?”

“这还用问?当然和过去的几个月一样……不对,好像有一年了?反正都没什么差。”

“果然啊。”我涂果酱的手顿了一下。

“你不会还抱着什么期望吧?他爱回不回,我们也不需要。”她倒是不客气,直接从我手里把涂好了果酱的面包片抽走,大口嚼了起来。

“苗苗,”我垂下手,认真的看着她,“你是觉得,爸爸妈妈怎么样都无所谓吗?”

“今天是你荣升高中生的第一天,干嘛老提他啊,”她黑漆漆的瞳孔直视着我,是那种天真无邪却又让你不得不深思的直视,“反正他也不爱你,当然了,也不爱我。”

如你所见,我们家庭关系不和谐。

我只能语重心长的开导她,“再怎么混蛋,他也是爸爸,以后我们还是得……”

“他本来就是个混蛋,”她看起来一点也想听我把后面的话说完,“会出轨的男人,算什么好东西。”

这种时候我就会想,“出轨”这样的词,对于一个小学生来说,是不是接触的太早了些?

不过现在的小孩子倒也是越来越早熟了。

我说的早熟,是指普通的小孩子对“爱情”“友情”“金钱”这种东西的憧憬和自以为是,但是十岁的卿禾不一样。

她的确也早熟,但她的成熟,更像一种,看透和理解。

她活泼,可爱,像所有十几岁的小姑娘一样扎着双马尾蹦蹦跳跳,但她却能明白别人笑意里藏着的指桑骂槐,听出邻居家阿姨隐藏在关怀里的嘲讽,然后礼貌得体的回一句,“谢谢关心,我妈每天工作很忙所以回来的晚,我爸爸去哪了我也不知道,毕竟我才上小学,很多事情都不明白呢,也不知道您家晚上砸锅摔铁的声音是在干什么,你和屋里那个长得很凶的大爷在排练唱戏吗?”

阿姨有些窘迫的不说话,这时候又有路过的大妈停住脚步想八卦一阵。

“我就说嘛,你们肯定是在唱戏,我姐姐还说是吵架,您这么厚道的人怎么会跟别人吵架呀。我还听到您唱哭腔了呢,唱的可好了,就跟真的哭了一样!我姐姐说比那个……窦娥,比她哭得还好呢!”

从那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再也没有人对我们姐妹指指点点。

而那个时候的我,像一只巨大的缩头乌龟,个子比卿禾高很多,却只会低着头,拉着她的手走在前面。气势嘛,当然是丝毫没有。

“出轨的男人,都是该死的。”我脑子里总是浮现出她说这话时恨恨的眼神。

当初的卿禾,没有意味到那么多,她不懂什么爱情里没有对错,当然我也不懂。但我现在想起就觉得有些哭笑不得,当初她信誓旦旦握着拳头宣誓说,要是让她遇见背叛家庭背叛妻子的渣男,她绝不会放过。

后来,我遇见了这样的男人,背叛了我,把我打入了地狱的男人。

他是苏焕,那个让他出了轨的女人,是卿禾。

怎么突然扯了这么远,还是继续说我的开场吧,接下来换个轻松点的方式,没有人会喜欢沉闷压抑的故事,不是吗?

就在开学的第一天,我检查了好几遍书包,确认带够了各种各样的笔和本子,才蹬上帆布鞋出了门。卿禾还没开学,她就在家里看看电视剧,顺便翻箱倒柜的寻找卿胥出轨的各种证据。自己明明都知道他已经接近一年没回过这个家了,还找个什么鬼,自欺欺人。

现在那个房子里,有的只是女性的气息,活泼少女,沉闷少女和干练妇女的气息。

我妈妈其实不喜欢别人叫她妇女,但生了两个孩子的女人,总不能称之为“少女”吧……她算个事业上的女强人,从不过问我和苗苗的事,就连苗苗的家长会都是我去开的,这种家庭里长大的孩子多多少少心理上就会自立一些。

我初中和小学都是在家门口上的,高中考上了市重点,离家有些远。我还没去过学校,也不知道到底是有多远,鬼知道公交车居然走走停停开了一个多小时。

于是,毫无防备的我,光荣的,在开学典礼上,

迟到了。

看到紧闭的学校大门再看到时间的时候我真是觉得自己蠢到爆。

我满脸通红的敲开门卫大叔的窗户,示意他放我进去。

你可能觉得“满脸通红”这样的词儿和我很不搭,但是天地良心,我当初真的是一个和陌生人说一句话都能紧张到把舌头绞住的腼腆姑娘。

大叔问我是不是新生,我说是,他说人家都开大会呢,你怎么这个点儿才来,又让我先在门卫处等着,说是别进去扰乱秩序了,等会场上人都散了再直接回班。

我慢吞吞的推开门卫室的门,大叔不乐意的骂了一句,说什么动作快点,里面还开着空调呢,冷气都跑没了。我本来就是个腼腆的人,那个时候更是快要把头埋进脖子里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每当我觉得难堪的时候我就在想,为什么别人就不能对我友善一点呢?明明看出了我是个内向的人,为什么就不能对我稍微关照一点让我不那么难堪呢?

也只有小孩子才会怎么想。

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有坏人呢?为什么他们要干那些坏事呢?

等你再长大一点,你就不会想知道了。

抱歉,又扯远了。

你知道的,要让一个灰暗的人描绘浓墨重彩,是相当困难的一件事,尽管她也曾经鲜艳过。

所以就请原谅我总是插播的这些可有可无的无病呻吟吧,毕竟我已经习惯了这样莫名其妙的自己。

还是回到轻松的调子上来吧。

那个时候,我没想到,门卫室里竟然还站在三个人。

相对于我的窘迫,他们三个手插口袋,吹着空调哼着歌,好不自在。

“呦,没穿校服啊,你也是新生?”我抬头,看到一张阳光的脸。

不知道为什么,见到那张脸的一瞬间,我脑海里蓦的闪现过“初日曈曈”四个字。

猜你喜欢

  1. 婚恋生活小说
  2. 婚恋小说
  3. 生活小说
  4. 婚姻小说
  • SNS小说婚恋生活小说专题频道为您推荐最好看的婚恋生活小说大全,打造婚恋生活小说排行榜,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婚恋生活小说免费阅读。看婚恋生活小说,就上SNS小说。

  • 婚规
    婚规

    作者:晚天欲雪

    婚恋生活

  • 情云蔽月爱深藏
    情云蔽月爱深藏

    作者:摘星揽月

    婚恋生活

  • 城中情事
    城中情事

    作者:冬日微暖

    婚恋生活

  • 情深赋流年
    情深赋流年

    作者:桃慕慕

    婚恋生活

  • 鬼君缠绵绕指柔
    鬼君缠绵绕指柔

    作者:许暖暖

    婚恋生活

  • 如风拂过倾听心声
    如风拂过倾听心声

    作者:锦儿

    婚恋生活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