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SNS小说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江沉月

更新时间:2019-04-05 20:09:26

江沉月 已完结

江沉月

来源:凡人书城作者:暖蔷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江沉月,李清风

江沉月,贵为相府千金,比武招亲三年,却始终没有觅得如意郎, 她又怎么会在闺房空等,让年华错过。计中计,奇中奇,跌宕起伏,意料之外。 她上演了一场万里寻爱的大戏。据说,梅花庄中有天下最为风采超然的七公子画像,却不知,更大的抉择还在等着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初春的天气,小草绿绒绒一片,空气中一股清新的味道。

江沉月坐在马车里,心情异常激动。时不时的撩开帘子看看外面的景色。只觉天是那么蓝。她像笼子中的小鸟终于可以自由飞翔了。

江沉月得意笑道:“这回总算逃出包围圈了,如此后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丫鬟若侨道:“小姐,我们虽然逃了出来。可咱们要去哪里?”

“梅花庄”

“去那做什么?”

“你这呆子,本小姐辛辛苦苦逃出来为什么?当然是找个如意郎君了。而梅花庄有当今世上最有魅力的七公子画像。本小姐倒要看看这七公子中有没有我的真命天子。”

若侨瞪着无辜的大眼睛,惊道:“我的大小姐,我真是搞不懂举办了三年的比武招亲,怎么就没一人入您老的法眼哪。现在又要出去寻什么画像。万一路上有什么差池,若侨恐怕也活不成了”

若侨自小与她情同姐妹,说话一直也是没大没小,她也从不见怪。

江沉月故意扬声道:“怎么害怕了。这么多年枉我把你当妹子一样疼,一到节骨眼上就退缩了。你要是怕冒险可以回去,我一个人也是一样的。”

若侨语气立马软了下来,扁扁嘴道:“我跟着你就是了。”

江沉月叹道:“你怎么不瞧瞧,这三年比武来的都是些什么人?连我大哥都打不过,哪有资格娶我啊。”

若侨知道自己的主子一向是眼高于顶。

也是,有天赐美貌,又有显赫的家世。自然要求比别人多些。若侨辩白道:“咱们家少爷可不是一般人,那可是咱北齐第一高手。你说还有谁能打得过他。”

江沉月笃定道:“那只能说明来比试的都是些酒囊饭袋。与其在家里坐以待毙,倒不如出门自己寻找。”

其实来比试的都通过层层筛选,可以说个个是高手,只不过这文哪,要过老丞相那一关,武哪,要过江云飞那关。二者缺一不可,又要长得玉树临风的,又要能文能武,还要机智应变,最主要还得有地位权势……又有谁能过得去?

若侨深知自己的主子一旦犯起倔脾气,那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只得作罢。幸好江沉月带了足够多的银票,这一路上二人还算顺利。

听说梅花庄建在竹林之中,雅致清幽。果然名不虚传。一路走来,叫人真真不想出去了,只想在这老死一生罢了!在仆人的带领下,江沉月和若侨来到了客厅,那仆人道:“二位姑娘,请稍等,庄主一会儿就来。”

“这个客厅真好,窗外就能看到瀑布。”若侨长大嘴巴惊呼。

江沉月得意道:“多亏和我出来了吧。家里再好,终是做井观天。难怪古人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哪!这下大开眼界了吧。”

若侨笑着道:“相府虽阔绰,却比不得这里简直美如仙境。”

江沉月也笑道:“这里云雾缭绕,若是可以在这里品茗对弈,坐看云卷云舒,真是人间一大乐事。”

若侨抿嘴笑道:“不知那梅庄主是何等人物?不过应该是个会享福的人,要不又怎么会选了一个这样好的地方修身养性。”

正说话间,只见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走了进来。这老人简直像画中拿着葫芦的仙翁。

老翁精神矍铄微施一礼道:“老朽见过二位姑娘。”

江沉月道:“老伯客气了。今日得见庄主真容,实是三生有幸。”

几人分别落座,老翁道:“庄上来了贵客,是敝庄的荣幸。江姑娘能贵步临贱地,真是让寒舍蓬荜生辉。”

江沉月摆手道:“庄主客气了。谁人不知梅花庄的威望。就算皇宫大内没有的东西,您老这都有。”

仆人早已经奉上了茶果。若侨品一口香茶,果然与众不同。

老翁大笑道:“取笑了,你姐姐可是当今的皇后娘娘,父兄又是朝中的厉害人物。还有什么东西是江家没有的。”

若侨从包裹中取出一个锦盒双手放到老翁面前,打开盖子,里面是根千年人参。

若侨道:“这是我家小姐一点心意,还请笑纳。”

老翁捻着胡子道:“江家出来的女子,果然会办事。”

江沉月听着夸奖自己,假装谦虚了一番,道:“听说老伯家有七公子的画像,我此行就是为了来见识一下的。”

老翁皱眉道:“姑娘从京城远道而来,老朽怎会拒绝。只是……。”

江沉月急道:“只是什么?老伯快讲。”

老翁道:“姑娘有所不知,这七公子是有排顺的,虽然说他们个个都是出类拔萃的人,可到底还是有个座次之分。”

江沉月沉吟道:“照老伯的话说,那当然是排在首位的公子最为惊才绝艳了!”

老翁点头道:“不错。这排在首位的乃是江湖上的风公子,此人温润如玉,据说没有女子能抵挡他的柔情一笑。”

江沉月皱着小鼻子,道:“我可不喜欢软绵绵的绣花枕头!”

老翁哈哈一笑道:“江小姐,你也不想想,他若没些本事又怎么能名列七公子之首哪?此人武功深不可测,能文能武,只是置身于江湖之中,一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很少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江沉月攥紧了拳头道:“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若侨奇道:“老伯,那剩下的几位都是些什么来头。例如排在第二位,第三位的……麻烦老伯也帮我们介绍一下呗。”

江沉月瞪了她一眼道:“不用介绍了。我岂能退而求其次。我只要买这位风公子的画像!”

若侨干咳了俩声,撇了撇嘴。

老翁叹道:“只是小姐来晚了一步,那风公子的画像已经在三日之前被人花重金买走了。”

江沉月惊道:“啊!是何人买了去?”

老翁笑道:“在梅花庄的所有交易都必须为客人保密,这是江湖上的规矩。还望姑娘见谅,老朽实在不能相告。”

江沉月无奈,只得回转头把气撒在坐在她身侧的若侨身上,数落道:“都赖你这死丫头,磨磨蹭蹭的,几次阻拦于我,咱们要是早一步来……说不定就不会被别人抢走了。”

若侨满心委屈,却又不敢辩解,只是勉强道:“小姐,这也许说明你与那位风公子没有缘分哪。”

江沉月气得跳起来用手指着若侨道:“你……你胡说!我和他没缘分,难道和你有缘分?平日里天天在我面前表忠心,一有事情不想着为我分忧,尽是找借口。”

老翁忙劝解道:“江小姐,稍安勿躁。其实你也不用惋惜,那风公子的画上只有一个模糊不清的背影,就是拿在手里估计也没啥用处,姑娘且想一想,就算让你买到了,手里拿着个模糊的背影,又到哪里去寻那飘忽不定的江湖人哪。”

江沉月奇道:“背影?”

老翁点头道:“对,一片山水间,一个身着白衣的男子负手而立,墨发飘飞,手上好像还拿着一把折扇。”

若侨道:“一个背影还有人买?这人一定脑袋不灵光。”

江沉月听着老翁的描述,只觉眼前已经浮现出了一个翩翩佳公子的形象,只觉此人当真神秘有如谪仙,心里免不得有些唏嘘。听得若侨说话横了她一眼道:“什么不灵光?你晓得什么,这叫别有眼光。”

若侨陪笑道:“对,都是我脑袋不灵光!不过,小姐咱们既然大老远的来了,你要不就看看那排在第二位的公子画像?”

江沉月嘟着嘴,摆手道:“不看,不看。哪有心情看。”

老翁却笑道:“要说这排在七公子第二位的玄火公子,那才是大大的有名啊!简直可以说是名镇三江,冠绝九州。”

江沉月撇嘴道:“既然如此有名,为何我没有听说过?”

老翁细心解释道:“小姐居处深闺,哪里能知道外面的事,况且他并不是北齐人,他是楚国人。”

若侨也赶紧劝道:“小姐,你就看看吧,没准……。”

话未说完,触及到江沉月凌厉的目光,又咽了回去。

老翁笑道:“依老朽愚见,这江湖上的排名也并不是全对的,其实这七公子各有擅长,只是各花入各眼罢了。哪里能真正的分出高下,只不过江湖上最爱排些个次序,那风公子又是个神秘人物,把他放在首位更符合人们的好奇心而已。”

江沉月微一沉吟道:“那就去瞧瞧吧。”

猜你喜欢

  1. 古代言情小说
  2. 古代小说
  3. 言情小说
  4.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