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曾心难属旧人》冷唯一,东方以寒 第5章 怕被墨子轩发现?

时间:2019-03-24编辑:花非花

“我的女人,穿羽绒服来他们也不敢说什么。”
冷唯一见推脱不掉,只好和他一起下了车。
酒店门口的两排黑衣男人见到东方以寒都齐刷刷的鞠躬,“太子爷好。”
她一愣,为什么有种古

《曾心难属旧人》第5章 怕被墨子轩发现? 免费试读

“我的女人,穿羽绒服来他们也不敢说什么。”

冷唯一见推脱不掉,只好和他一起下了车。

酒店门口的两排黑衣男人见到东方以寒都齐刷刷的鞠躬,“太子爷好。”

她一愣,为什么有种古代太子微服出巡的感觉?

跟着他走进去,大厅里奢华的装饰以及那炫目的水晶灯闪的她都有些眼睛痛。

“以寒。”

冷唯一顺着声音看过去,是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

他和东方以寒的样子有些相似,但是和他的感觉却全然不同。

东方以寒是邪肆的,而他……是内敛沉稳。

一身黑色的西装穿在身上,衬得他更加的颀长。

尤其是他不叫太子爷而是直接叫东方以寒的名字,这让冷唯一有些意外。

“大哥什么时候也和这种交易擦上边了?”东方以寒看了他一眼,目光淡漠。

“这块肥肉也不光我一个人盯着。”东方森说完,目光转向冷唯一,“以寒,这就是……你抢来的那个妻子?”

“怎么?没夫妻相?”东方以寒的大手一收,直接把冷唯一揽进怀中,一瞬间,周围的人焦点都聚集在这里。

太子爷的正牌妻子,谁不好奇呢?

“她居然穿着牛仔裤来宴会……”

“Oh,my god!太子爷真的结婚了?”

“听说还是抢来的呢!”

四周的议论纷纷而起,说话的大多都是女生。

冷唯一当然听得出来那些语气中的嫉妒,但是她完全没觉得有什么骄傲的地方。

一个把活人扔进油里炸的变。态,能会喜欢?

东方森笑了笑,视线毫不避讳的打量着冷唯一,“很般配,不过……你就这么把人家新娘抢了,我二叔没训斥你?”

“老爷子最近连他那几房小老婆都没弄明白,没空管我!”东方以寒眯起眸子一笑,“倒是堂哥你……嫂子听说出了轨,要不要送你几枚炮弹?”

“我喜欢温柔的处理。”东方森摇摇头,目光忽然定在酒店的门口,他向东方以寒伸伸手指,“瞧,你的小情敌来了,炮弹还是留着自己用吧。”

听到他的话,东方以寒微微的侧过脸。

只见墨子轩一身灰色西装,正迈步走进来……

他碰了碰怀里的冷唯一,“向后看,我给你的惊喜!”

冷唯一转身,错愕顿时爬满了脸。

墨子轩……他怎么回来这种地方?

……

冷唯一还来不及多想什么,东方以寒忽然拉着她往宴会的二楼走。

这里是个缓台,可以直接看到一楼的大厅全景,但是一楼的人如果不抬头注意看,是看不到这里的。

“东方以寒你放开我!很痛啊!”

冷唯一蹙着眉头甩了几下手,他却突然强制性的把她的手放在自己裤子上。

那里面有一个硬硬的东西……

她蓦地瞪大了眼睛……

是把手枪。

“你说……我这一枪开过去,会不会打中墨子轩的脑袋?”东方以寒俯下身贴近她的脖颈,薄唇呼出的气息扑在她脸上。

痒痒的……

“你想杀墨子轩?!”冷唯一立刻瞪过去,“东方以寒你敢!”

东方以寒勾唇,把枪拿出来,直接对准了一楼那正在和陌生人寒暄着的墨子轩。

“还没有我不敢做的事情。”

“你父亲不会让你动他的!”冷唯一咬唇,双手用全力拉住他的胳膊。

“你觉得墨子轩死了以后,我父亲可能杀了我去给他陪葬吗?”东方以寒挑眉,“所以他死了就死了,而我……还会活着。”

冷唯一五指收紧,“你想干什么,你——唔!”

她的话还没说完,东方以寒那微凉的薄唇就贴了上来。

蛮横的力量扯得冷唯一痛到蹙眉。

“看见了吗?你的小情人在宴会上面寻求帮助呢……”

冷唯一的目光转向墨子轩的身影上,他端着高脚杯,和一个女人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记住你的男人是谁,不然我这颗子弹,随时落到他的脑袋上。”

冷唯一倔强的咬着唇,硬是没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抓着栏杆的双手用力得指节发白,而某人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

冷唯一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才结束,

“墨子轩晚上要住的房间就在旁边。”东方以寒薄唇残忍的上扬,“我想你会收到更大的惊喜。”

冷唯一瞪着他,“你已经占有了我,还想怎么样?”

“你可是东方家的少夫人,我东方以寒明媒正娶的女人,我能对你怎么样呢?”他摊手,俊脸满是无辜,“接下来的事情可是墨子轩自己的决定,我只是带你来看戏而已,哦不,是听戏。”

说完他不紧不慢的穿回自己的西装,迈步离开房间。

床上的冷唯一艰难的动了动双腿,就像刚被截肢了一样……

她咬着牙从床上爬起来,可是只有牛仔裤在,白T恤早就不见了踪影。

无奈,她只得挪去浴室把浴袍拿来披上,然后走到房间门口打开门……

“墨少爷什么时候这么热情了?”

一道女人极其魅惑的声音传到耳朵里,让冷唯一握着门把的手一怔,而下一秒,那熟悉的声音也响起。

“你应该知道我的意思。”

“墨少爷太不解风情了,这种时候不要聊正事……”

冷唯一蹙眉,偷偷的从门缝中看过去。

那个一脸精致妆容的女人已经把手探入了墨子轩的西裤中。

他把她抵在墙上,俊脸很僵硬,冷唯一知道他在不高兴,他在隐忍!

可是……

她看了眼自己身上的浴袍。

十几分钟前自己还在和东方以寒肆意的翻滚着,难道要穿着这身衣服出去阻止墨子轩?

冷唯一怔愣的时候,客房走廊中的两个人已经不见了。

她把门打开走出去,旁边房间的门虚掩着……

一双红色的高跟鞋夹在门中间,她依稀能看到房间大床上两具身体。

女人的声断断续续的从房间里传出,每一个字都好像在敲击着她的心。

墨子轩……那个平时见到陌生人都会别开脸的男人,居然也有今天……

“唯一,我墨子轩这辈子除了你谁都不会娶。”

“唯一,我性格内向不喜欢和其他女人相处,我就认定你了。”

“唯一,我们结婚吧好不好?”

“唯一……”

冷唯一的嘴角扯出一丝绝望的笑。

耳边是大床被晃动发出的声音,以及东方以寒的嘲笑声。

“我原本只是想让你听听,你却一定要出来自己看。”

木讷的转头,东方以寒西装笔挺的站在自己面前,邪肆的俊脸上挂满笑意。

原来他早就知道的……

“把衣服换了,跟我走。”东方以寒开口,把手里的一件礼服扔给她。

冷唯一接过,“换衣服干什么?”

“难道你想穿这身,一会见你的小情人?”

……

跟在东方以寒的身后,冷唯一感觉到有无数的目光盯着自己。

玩味的,嫉妒的,轻蔑的……

“太子爷,这就是刚进门的少夫人?”一个胖胖的男人走过来,嘴上叼着雪茄。

他旁边站着高挑冷艳的女人,视线也一直盯着自己。

“其他的女人有资格站在我旁边吗?”东方以寒微昂着头,不可一世的道。

男人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太子爷,那货的事情……”

“你的下属没回去告诉你吗?”东方以寒故作惊讶的挑眉,随即又点点头,“哦,对了!你的几个垃圾下属来埋伏我,然后被我给丢进了油锅,真是对不起你啊。”

“……”男人的脸上顿时一僵,“太子爷说的我怎么听不懂呢?”

“要我给你解释?”

“呵呵。”男人干笑,“我那边还有点事情,太子爷失陪了。”

看着他一溜烟就跑的背影,冷唯一冷哼。

“敢做不敢当。”

“除非他想死。”东方以寒俯身,暧昧的往她脸上吹气,“惹了我以后还能这么安然无恙的人,也就你一个。”

“谁稀罕?”冷唯一对上他的墨色瞳眸,“如果不是你拿墨子轩一直威胁我,我连看都懒得看你。”

“那没办法,你就得一直看我,我们可是夫妻。”

去你的夫妻……

冷唯一瞪他,余光忽然瞄到楼梯的转角处,那道灰色的身影闪过。

她下意识的拉过东方以寒挡住自己,而某人更是顺势搂住她的腰身。

恩……很细,刚才爱爱的时候手感不错。

光是想想,东方以寒就觉得自己有反应了……

“这么怕被墨子轩发现?”

“你故意让他来的?”

“是老爷子。”东方以寒轻嗤一笑,“墨子轩他妈求老爷子也进入财团,我估计是答应了。”

墨子轩要进东方家的财团?

“他不是有墨氏企业?”

“呵。”东方以寒抬手拍了一下她的额头,“墨氏连财团的渣都比不上!墨子轩他妈当然希望自己儿子往高处走!”

冷唯一捂住自己的额头,“你能不能别动手动脚的?”

“我的女人,我碰怎么了?”

“我不是你的所有物!”

“那你是谁的?”东方以寒微微侧身,“墨子轩的?”

“懒得和你争辩。”冷唯一偷偷的朝刚才墨子轩的方向看了看,他已经不见了,“你可以放开我了!”

东方以寒这次倒是痛快,直接就松开了手。

可是他刚后退一步,就听到熟悉的声音响起。

“太子爷?”

是墨子轩……

他身边还挽着刚才那个穿着大红晚礼服的女人。

冷唯一立刻躲到东方以寒的身后,还弯下腰来。

曾心难属旧人

曾心难属旧人

作者:此心优雅类型:状态:连载中

“如果你觉得你能逃过我的手掌心,那你就试试。”她误打误撞救了他,结果换来的就是新婚之夜被他掳走!一夜之间从小小外科医生到东方家的少奶奶!闯祸,装失忆,烧别墅……所有的办法冷唯一都用过了,可某人依旧能笑颜如花,“老婆,还有新的招数吗?”可当她发现自己怀孕打算缴械投降的时候,他却一纸离婚协议扔到她面前。“从今天起,你自由了。”<五年后的某天,软萌儿子突然领回家一个男人。冷唯一错愕,以为他要来抢孩子,“你来干什么?!”“一加一乘二。”“你什么意思?”“我来求和。”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