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冷婚蜜爱:总裁诱妻入局》小说更新古溪岩,穆潇潇,韩泽,路黎,甜妻乖乖入局 第1章

时间:2019-04-10编辑:雾非雾

穆潇潇在协盛医院整整预约了五周都没有给儿子艾溪排上手术,她只是多方打听协盛医院的祁医生从美国回来,是协盛医院的招牌。她每次跑去问,护士小姐都一脸和蔼可亲,实则冷漠的说,“

《冷婚蜜爱:总裁诱妻入局》第1章 免费试读

穆潇潇在协盛医院整整预约了五周都没有给儿子艾溪排上手术,她只是多方打听协盛医院的祁医生从美国回来,是协盛医院的招牌。她每次跑去问,护士小姐都一脸和蔼可亲,实则冷漠的说,“只要排上了您会立刻通知的。”

“这病再拖下去,孩子就危险了。”

主治医生叹气,他是顾淮珂托人找的朋友,这孩子身上也花钱不少,在国外的时候医疗条件好一点,在本市除了祁医生,这种病没人敢打包票可以治好。

穆潇潇日日备受煎熬,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她并没多少积蓄,好友顾淮珂知道她的辛酸,一早就给她转了一些钱,好在医院里花钱还是很管用的。

拿着大把大把的钱上下打点,终于将艾溪的手术安排在这个周五,也就是后天,穆潇潇放下心来。

传说中祁医生医术高超,治愈过的名流政要不计其数。

穆潇潇管不了那么多,作为一个母亲,她只要艾溪能够恢复健康就好。

手术前一天,穆潇潇特地收拾了一番,脸上轻扑一层淡淡的粉,浅粉色的口红,整个人看起来精神了不少。

在手术之前医生要跟病人家属沟通,穆潇潇看了看时间,还差十分钟,祁医生应该就来了吧。

捏在手中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是祁医生的短信,“接到上面命令,手术不能如期进行,抱歉。”

穆潇潇心中一慌,手指有些颤抖,拨出那个号码,一字一句的问,“祁医生,不好意思,请问您说的上面的命令到底是什么意思?”

电话那边的声音干净冷清,“不好意思我也是听命令办事,如果真想知道,您可以尝试跟协盛集团的人沟通下,恕我无能为力。”

电话挂断了,穆潇潇一脸颓废,脚底生出一阵阵的寒意,心中不断的默念,协盛集团……呵,她自嘲的笑了,觉得自己真是可笑,没想到兜兜转转,竟然会出现在协盛集团的底盘上,这个医院部就是协盛集团旗下最著名的医院吗?

她为了给艾溪治病,来不及想那么多,反应过来的时候觉得异常讽刺。

如今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给了她这个闭门羹吃,不过就是协盛集团的总裁古溪岩罢了。顿时咬牙决定去见古溪岩一面,艾溪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不能再拖下去了。

古溪岩跟她在大学时期曾经有过一段缠绵悱恻恋爱,只是造化弄人,穆潇潇揉了揉额头,心中多少有些难受,一时间不堪回首的。

当下她打车火速的赶往协盛大厦,“小姐请问您有预约吗?”

穆潇潇摇头,“那请您在那边稍等,如果古先生有时间我会帮您安排。”

前台小姐温柔客气,可是穆潇潇等不了。

她一脸焦急,“他的办公室在哪?麻烦您带我上去,我真的有急事需要立刻见到他。”

“不好意思小姐,这样不合公司的规矩。”

穆潇潇冷声道,“我是他儿子的妈妈,麻烦你最好现在就带着我过去。”

前台小姐一脸诧异的上下打量着穆潇潇,她怎样都不肯相信眼前这个面目清秀衣着朴素的女人会跟总裁有什么关系!而且,总裁不是单身的吗?什么时候冒出来个儿子了?难道是私生子?

前台决定带着她去见总裁,万一总裁怪罪下来,她可就要被炒鱿鱼了。

古溪岩听到敲门声,道,“请进。”

门口呆立了半晌,穆潇潇一步一步走近了他偌大的办公室。

正对上那人一脸笃定的脸,他的嘴角挂着戏谑的笑容。

“好久不见,稀客。”

他的语气轻佻,英俊的眉毛高高的挑起,穆潇潇紧民双唇。声音沙哑,“对不起。”

她的目光淡淡从他的脸上扫过,落在他的办公桌上。

他的眼眸颜色更深,这个女人对他所做的一切难道只是对不起就可以一笔勾销的吗?当下嗤笑。

“难为你还记得我,怎么?跟顾淮珂过的不好吗?”

“为什么要取消祁医生给艾溪的手术?”

她的声音有些发抖,手心紧紧攒着手提包,包的带子因为她的指甲太过用力而掐出来一道深深的痕迹。

多年前的恩怨她只是觉得无从说起,千言万语一瞬间堵在嗓子眼。

她的目光定定的看向他,三年而已,眼前的男人已经不是当年的模样,棱角分明的五官透着凌厉,当年的温柔已经从这张脸上消失。

他冷峻的目光似乎要将她看穿,穆潇潇有些战栗,强忍着不适感。

“因为医院是我的,我有阻止祁医生帮我不喜欢的人看病的权利。”

她心慌的发抖,“溪岩,艾溪他还只是个孩子,我们之间的恩怨不要牵扯到孩子,好吗?”她的声音中坚韧中透着隐忍和祈求。

古溪岩并不打算就此放过她,“牵扯到孩子?他不过是你跟顾淮珂生的孽种而已!我有选择不救的权利。”

他的话中满是轻蔑和挑衅。

穆潇潇紧紧捏着拳头,声音忍不住尖锐,脸色涨的通红,“艾溪是你的儿子!他是你古溪岩的儿子,难道你想说你的儿子是孽种吗?”

委屈愤怒不甘的眼睛中早就蓄满了泪水。

古溪岩的目光一冷,锋利的像是一把匕首,一把将桌子左边放着的一份资料甩在穆潇潇眼前,虽然全都是英文,但清晰可见顾淮珂在father那一栏的签名。

穆潇潇浑身没有一丝力气的瘫软下来,她觉得异常疲惫,该怎么跟他解释,他才肯相信。

看在古溪岩的眼中,穆潇潇的样子倒是像极了谎言被拆穿后的落魄,古溪岩目光中闪过一丝狠辣。

穆潇潇轻声低语,“事到如今,如果不是走投无路,我怎么会跑来求你,我本来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你。”

她的声音哽咽着,嗓子有些沙哑。

古溪岩目光凌厉的盯着她,她瘦削单薄的肩膀,她隐忍的表情,她发抖的双手,一一映在他的眼里。

恍惚中想起来多年前的一幕,害怕中的她,难过中的她。

过去这么多年了,她的小动作依然如此,害怕的时候手指交着,狠狠的捏着手上的东西。

他想揽她入怀,却在意她的眼泪不过是为了他不救顾淮珂和她的儿子而伤心而已。他的手缓缓的垂下,眼眸中一丝愤怒闪过,她刚才说一辈子也不会再见到?

“既然这么不想见我,那出门左转,电梯下楼去好了。”

古溪岩轻启薄唇,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倒是刻薄的紧。

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的碰瓷杯的边缘,发出有节奏的声音,一下一下似乎敲打在她的心尖上。

穆潇潇的眼圈顿时些微的发红起来,泪水似乎要决堤而出,她紧咬双唇,强忍着泪水不流出来,她撇过头去,并未看他。

“看在我们过去的情分上,救救艾溪,算我求你了。”极力的控制着有些发抖的声音。

古溪岩冷冷地看着她,表情轻蔑。

“过去的情分?哼,看我为了跟你见面而被车差点撞死,眼睁睁的看着你跟顾淮珂远走高飞杳无音信这么多年,我现在还要为了这种情分去救你们的孽种?”

他的针锋相对让她有些惊恐,低喃,咬唇,“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黑亮的眼眸中蓄满了委屈,古溪岩心中钝痛,很快恢复清明。

“要救穆艾溪,不是没有办法。”

他漫不经心的说,目光却紧紧地盯着穆潇潇的干净的脸庞。

“除非跟我结婚,不然休想。”一字一句的说给她听,她的瞳孔慢慢变大,最后变成一种绝望的姿态。

眼前的人太过陌生,穆潇潇还没有从震惊中清醒过来。

“怎么?不愿意吗?”

大颗大颗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穆潇潇感觉自己有很多话要说,可是堵在嗓子眼里,却是什么也说不出口。

古溪岩似乎很乐于看到她难受纠结的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靠近她,高大挺拔的身材在娇小的穆潇潇跟前更显高大。

他轻轻玩笑,嘴角微动,呼出的气死扑在她满是泪水的脸上,威胁又轻佻的说,“艾溪的命在你手中,祁医生说,这孩子再不开始手术,就来不及了……”

说完哈哈的笑了,却笑意不打眼底。

穆潇潇已经惊慌失措的不知道落泪,蓦地,他又加上一句,“你们欠了我的,我要一点点的讨回来。”

“什么时候?”

一阵清冷不带一丝情感的声音,古溪岩眼中闪过刹那的惊讶,这个女人竟然这么快就恢复镇定,真是冰冷的可以。

他勾唇一笑,“当然是越开越好。”

“我答应你。”

穆潇潇感觉眼睛干涩,话音未落已经大步离开他的办公室,古溪岩望着她的背影渐渐消失,直到再也看不见。

穆潇潇强忍着辛酸从他的办公室出来,一路上步子迈的特别大。纵使穿着七厘米的高跟鞋,也步伐飞快。

直到出了协盛大厦,才感觉松了一口气。

“明天早晨,民政局门口见。”

手机中是那人刚发过来的短信,穆潇潇狠命的将手机扔进包中。

古溪岩变了,她在美国这三年,并不是一点也不知道古溪岩的消息。

冷婚蜜爱:总裁诱妻入局

冷婚蜜爱:总裁诱妻入局

作者:慕容千千类型:状态:连载中

三年前,他意外车祸,横躺在马路中间无人过问,她视而不见,大步离去。三年后,她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哭着求他救她的儿子,他冷眼丢下一句,“除非跟我结婚,不然休想。”火速举办了婚礼,可是他却当着她的面跟别的女人醉生梦死,却不管孩子的死活……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