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娇妃过道:病宠腹黑王妃》颜悠柔,玉吟风,小说免费阅读 娇妃过道:病宠腹黑王妃第二章 骤变

时间:2019-04-14编辑:墨墨迹

周围有声音呼喊着要掀开盖头一睹芳容,颜初夏立马寻准时机向前两步,一手轻抚上盖头上的垂苏,另一手指尖微动,金钗已露出一角。正欲动手,身后之人侧身一转挡在身前,右手看似在制止她

《娇妃过道:病宠腹黑王妃》第二章 骤变 免费试读

周围有声音呼喊着要掀开盖头一睹芳容,颜初夏立马寻准时机向前两步,一手轻抚上盖头上的垂苏,另一手指尖微动,金钗已露出一角。

正欲动手,身后之人侧身一转挡在身前,右手看似在制止她揭下盖头,手腕却准确无误地抵在她袖下的金钗之上。

“皇上,王妃过门,翌日臣弟自会带王妃进宫朝见,今日大婚之宴,还是不要抛头露面的好,以免失了身份。”

颜初夏惊愕地抬头,面前之人红冠束发,一身大红喜袍将原本苍白的脸色衬之更甚三分,目光却火热如炙阳。

金钗刺破手腕,见状,颜初夏皱眉,不得不将钗收了回去,玉吟风长袖一扫,不着痕迹地将缓溢的鲜血藏于袖下。

“这么说,九王今日是想金屋藏娇?颜家的人,可不是九王想藏就能藏得住的。九王妃,你说呢?”

玉宁起身,帝王之姿与羸弱的玉吟风相较出极大反差,目光紧紧盯着颜初夏,像在等她作出选择。

袖下的金钗握在手心,刺痛感让颜初夏从恍惚中寻回一丝清醒,此时,她是恨不得立马冲上去了结他的性命,以解心头之恨。

良久,她缓缓吐出一口气,身形僵硬地往玉吟风的方向挪了挪,像个寻求庇护的孩子一般。

见状,玉宁气愤至极,颜悠柔竟然会选择背叛他,虽然他确实从未想过要让颜悠柔进宫,但她一个毁了容的女人,凭什么背叛他!

“九王妃这娇滴滴的模样真是惹人怜惜,与你那通敌叛国性子坚硬的姐姐可大不相同。”

既然如此,也就别怪他心狠,玉宁一言既出,四周王公贵胄也不再避讳,纷纷评头论足,对于颜家有心谋反和颜初夏外在通敌之事议论纷纷。

“颜家世代为将,没曾想到颜丞相这一代,竟然生起了谋反之心,真是可惜了,愧对先祖皇帝的赏识啊。”

“是啊,回想当日颜家大小姐收兵回城,那是相当的气派啊,谁料竟会作出卖国求荣这等下作事来。”

“奸妃不足论头舌,谁让她如此毒蝎,好歹是死了,要是不死,祸国殃民那得有多少人要遭殃。”

…………

颜初夏定定地站在原地,看着这些所谓的忠良,心如剜血,这就是她五年沙场五年辅政拼尽性命换来的结果。

玉宁直瞪着颜初夏,对方却丝毫不为所动,玉宁袖下的手已然握紧,气得一咬牙,干脆来个玉石俱焚,“朕刚刚收到一份密报,称有人在城郊荒庙中发现了颜家二小姐的尸体……”

玉宁本想借颜初夏,将矛头引到颜悠柔身上,谁知玉吟风竟然会站出来护着她,便索性直接借颜悠柔的脸来做文章,只是现如今,知道颜悠柔毁容的除了重生的颜初夏,就只有玉宁一人了。

果不其然,这一言既出,众人议论声更是此起彼伏,若说颜家二小姐已死,那眼前这人可不就是假冒的?

众人纷纷将目光投递到颜初夏身上,难怪眼前这人如此稳得住阵脚,原来这人分明就是假冒的,众人评头论足着,不由得点头肯定了自己的猜想。

玉吟风一滞,淡淡瞥过一眼红色盖头,随即面色恢复如初。

玉宁一语雪上加霜,却毫无迟疑,径直走过来一把掀开颜初夏头上的盖头,从脸侧撕拉一下,一张血肉模糊的脸瞬间暴露在众人眼下。

见此状,原本还欲打算替颜悠柔说话的人纷纷避之不及,本来颜初夏之事怎么也怪不到二小姐颜悠柔身上,可若是这二小姐也是个假的,那这事态可就另当别论了。

金钗渐出,颜初夏眸如嗜血,脸上溃烂的血肉脱离了人皮面具暴露在空气中,瞬间弥漫起了一股刺鼻的味道。

可她顾不得这些,本以为玉宁对颜悠柔至少留有几分情面,可如今看来,颜悠柔也不过是玉宁手中的一枚棋子而已。

“婚礼已成,就算此人并非颜二小姐,也是本王的妻,明媒正娶的九王妃,再者,先皇后之事尚未查明,尔等就如此妄下定论,不觉于心有愧吗?”

刚想动手,不料玉吟风一把拉过颜初夏掩在自己身后,手紧紧地拽住她拿出金钗一角的手臂,气势凌人。

“就算先皇后曾有不当之失,可拼死沙场的几年,谁又能说她不是为了国为了百姓?当年敌国来犯,你们当中又有谁挺身而出?连个女子自有不如,又有什么资格评论!”

闻言,众人一惊,瞬时又是一阵沉默。颜初夏抬眸望着身前的人,心中不知什么滋味,他一身重伤皆是拜自己所赐,今日却只有他不顾冒犯天子的罪名再一次站出来为自己说话。

玉吟风猛地咳嗽了几声,一双冷眼扫过这一群懦弱无能之人,拉着颜初夏径直离开了这是非之地,于他而言,那些人的自私嘴脸远比颜初夏这张毁容的脸来得可怕。

一路庭轩别致,穿过回廊,玉吟风直接禀退婢女,一掌将颜初夏甩入新房中,反手将门锁上。

“你到底是谁。”声音凛然,很显然玉吟风并未打算跟眼前之人耗下去,直接开门见山。

颜初夏呆呆地站在那里,还沉浸在刚刚的感动之中,眼中似有薄雾覆目,“你为何要替她说话。”

意中所指,两人都很清楚,玉吟风冷着脸步步逼近,一手露出血迹斑斑的手腕,一手抓起颜初夏的手臂,袖下的金钗暴露无遗,“与你何干,你只需要回答本王的问题,你是谁派来的,究竟有何目的?”

因着先前堂上强势夺理,玉吟风体内的毒素蔓延加快,冷不丁打了个寒颤,额头上青筋显露,即使努力压制,抓着颜初夏的手臂依然有些发抖。

颜初夏仰首,触动之感早已烟消云散,清冷的眸子应对上面前之人的双瞳,忽然莞尔一笑,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

“如同九王所言,我是谁,与你何干?你如今毒已入骨七分,再不救治,可能活不足半月,而我,便是拯救你的人。”

“哈哈哈……就算死,本王也不需你这样来历不明的人救治。”玉吟风强作镇定,双手缓缓松开,心头犹如万蚁揪心淬骨,疼痛感渐渐让他蹲下身来。

“你我皆是一条道上的人,我的目的很简单,为死去的颜初夏报仇,若你肯帮我,你的毒我来解。若是不肯,那我便自己动手。”

颜初夏无奈地摇摇头,站起身来,从腰间拿出一张新的人皮面具贴合在脸上,铜镜中的那张脸,瞬间又是倾国倾城。

“你的脸……”。

玉吟风气虚微微,一手扶住胸口,一手强力撑在地上不让着自己倒下,然而话还未说尽,便双眼一阖,跌在了地上。

“用一张脸换一条命,值了。”颜初夏抚着脸颊喃喃开口。

嘴角似妖冶出一朵绝美的花,良久,才从衣兜里拿出一个药瓶,蹲下身给玉吟风服下。

“用一条命换一次报仇雪恨的机会,也值了……只是你,不该阻止我的……”

翌日,光沉,雾薄。

玉吟风猛地醒来发现屋内只有他一人,暗觉不好,连忙唤来贴身侍卫流影。

“她人呢?”

玉吟风起身,顿觉身下一片轻盈,昨夜的疼痛早已恍然无踪。

只是现下他来不及顾虑这些,经过昨日,玉宁对九王府的针对已然摆上台面,只怕现在早已部兵防署在九王府外,就等着她自投罗网。

名义上,无论是作为颜府二小姐,颜初夏的妹妹,还是他九王府的王妃,他都不允许她出事。

“王妃她……回颜府去了。”

流影欲言又止,但熟知玉吟风的他怎会不知玉吟风此刻的忧虑。

“先皇后之事波及不小,皇上今早已经颁下昭令,颜府与先皇后同罪论处,念及颜将军手持先皇免死金牌,折罪抄家,现在恐怕已经实施……王爷,我们要不要……”

别的不说,玉吟风对颜初夏有情,流影是知之莫讳的。

“不,收拾行礼,即刻离开。”

言罢,疾速换下衣服,进宫请辞。

玉吟风深知,玉宁此时选择对颜府下手,不过是杀鸡儆猴,他真正要对付的不是颜家,而是九王府。

玉吟风故意呈兵符入宫,借以养病为由请求离开。

玉宁笑呵呵地看着这曾经在他面前风光赫赫的弟弟,竟然出奇地没有刁难,痛快地答应了,还赠下不少良药补品,让他好好养病。

谁知,王府的车马一路动荡,还未出京郊,便遇上了埋伏。

一袋白粉从天而降,马惊轿停,后车尾中原本装置药材的箱子不知何时竟窜出大把大把的小黑毒蛇,极速散发开来,所到之处却只剩下一具具面色发黑的尸体。

流影眼见危险,立即将玉吟风驼上后背,运气发力,径直退出十米之外。

毒蛇渐渐散去,数十名黑衣人从树梢上持剑而下,虽然蒙着面,但玉吟风仍旧从招数之间察觉出锦衣卫的痕迹,原来,玉宁如此轻易放行,竟是为了这出瓮中捉鳖。

娇妃过道:病宠腹黑王妃

娇妃过道:病宠腹黑王妃

作者:叫我肉肉吧类型:状态:连载中

前世的自己被登上皇位的夫君和庶妹陷害,死于后位上,重生后,发现自己成了被“前世”毁容的庶妹颜悠柔身上。什么?要嫁给那个“病秧子”九王玉吟风,,那个“病秧子”还快死了,这么好的婚事,当然得嫁了·······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