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香唇鬼妻》小说完结版 第1章 半夜缠人

时间:2019-04-16编辑:梦幻泡影

山村是依山而建形成的村落,但你们知道不,在一些大山脚下的古老山村中有很多忌讳,一旦触犯这些忌讳,会遭到不明不白的各种怪事骚扰,甚至有的把命都丢了。我就触犯了禁忌,差点被要了

香唇鬼妻

推荐指数:10分

《香唇鬼妻》在线阅读

《香唇鬼妻》第1章 半夜缠人 免费试读

山村是依山而建形成的村落,但你们知道不,在一些大山脚下的古老山村中有很多忌讳,一旦触犯这些忌讳,会遭到不明不白的各种怪事骚扰,甚至有的把命都丢了。

我就触犯了禁忌,差点被要了小命。

其实这事说起来还不能全部怨我,毕竟大半夜被一个死了男人的寡妇上门挑逗,我能忍住已经算是柳下惠了,但谁知道就因为这事,她家那位居然还阴魂不散要弄死我。

这倒霉事说起来还得从我刚毕业就被调去一座古村二龙村当卫生所村医说起。

我叫陈小强,是二龙村卫生所唯一的医生,整个所里护士也没有一个,我算是孤家寡人。

也只有我这种没有背景和关系的屌丝把这卫生所给守着,幸好这里的工作不重,甚至可以说很悠闲。

村里人有大病都直接去镇上或者城里,一些感冒发烧才来卫生所开点药,所以还能够应付的过来,但应付病人可以,应付这村子里面的几个寡妇可就有点吃力了。

“小强,姐这病到底严重不严重,你可得给瞧仔细了。”

跟我说话的叫白湘云,是个漂亮寡妇,三十出头,性子火辣,也不知道啥时候看上我了,所以今天晚上是故意半夜来看病。

俗话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成纱,白湘云自信自己的一手床上绝活,绝对能把我这号刚毕业的大学生给拿下。

我看着白寡妇躺在白布盖着的木床上,喉咙不由动了一下,这女人身材丰满,就好像一颗红透的葡萄,让人看着垂涎欲滴,而且大半夜跑来,那表情和动作简直就是想要吃人。

“姐,你这情况不严重,要不明天白天来我给好好瞧瞧怎么样?”我忍住诱惑,拿出男人的矜持说道。

“怎么不严重了?我下面疼的要命,谁没病朝你这卫生所跑啊?赶紧给我瞅瞅,看是不是出啥大问题了。”白寡妇一脸不罢休的表情,还主动伸手想要脱裤子。

我一下就急坏了,这村子里面的人可都是老封建,这大半夜的给一个寡妇看病,还是妇科病,这要是被人知道传出去,以后在这村子里面还不得被人给笑话死,最关键是我还没结婚,这年纪轻轻就弄个坏名声背身上,也确实不合适。

青牛村是个落后封闭的小山村,男的多数外出打工,女人的看家养孩子,造成了村子里面女多男少,而且还是妇女同志多,你想想一个个都干柴烈火似的,受得住寂寞青寡的还好,那些守不住的就和白湘云一样,就得出来弄一弄这些年轻后生,而这些东西在村子里面也已经不是秘密了,所以寡妇和守家妇女几乎都会拿这种事来开个玩笑,时间一久,自然让很多女人都耐不住寂寞。

我才二十出头,读完医学专科后没本事和关系去那些大医院,所以实习一完就被发配到这青牛村的卫生所来,虽然这地方穷乡僻壤,但对于我们这些出身于小乡镇的年轻人来说,这地方再不咋得也是一份工作,而且好歹也是给政府打工。

当然还有一点原因是我爸一个在县城卫生局的朋友说,要是那天这青村卫生所一撤,这里的医生自然也得调回县城医院,再不济也得回镇卫生院,正是因为这点原因,我被我爸给死死压在这,就如同孙悟空被如来佛祖压五指山下是一个道理。

只不过孙悟空等的是唐三藏,而我等的是卫生所被撤。

我这还是第一次看妇科病,脸色有点微红,扭头一看,白湘云躺在病床上,下身已经只剩下一条红色内裤,两条细长大腿叉开,露出内裤包裹的那一块神秘之地,那里微微起伏如丘,充满无限诱惑。

“姐,你这病我看不了,你还是去镇上看吧。”我赶紧调头,随后直接想要打发走白寡妇。

“看不了妇科病,那你这医生能干啥?”白湘云此时火急火燎,但一看我不上道,就有点不满起来。

其实我也是一个正常需求的男人,平时被村里的那些女人言语调戏都有点受不了,何况是白湘云这种赤裸裸的诱惑,但我毕竟是个未婚青年,而且来的时候是被镇上卫生院领导特别嘱咐,千万不能在这村子里闹出什么风言风语,要不然的话,以后不容易调回镇上去,正是因为这一条,我必须得勒紧裤腰带。

“云姐,你这身体真要是疼的厉害,我看你明天还是去城里大医院检查一下,我们这卫生所什么条件都没有,开点药打点针还行,其他都不管事。”我再次想要让白寡妇知难而退。

“小强,妇科病看不了,姐就不为难你,不过听说你的推拿还不错,不如帮姐姐推拿一下吧,我前天摔了一跤,屁股这块还有点疼的厉害。”白湘云一翻身,屁股高高翘起,浑圆挺翘,裤子也没穿上,打算采取另外一种办法。

我一下就被挑起火来,毕竟年轻火重,面对这样一个如狼似虎的女人,实在有点受不了。

“快点啊。”白湘云不满地催促道。

“姐,这不好吧?”我口干舌燥地说道,胯下的小兄弟却是不合时宜地支撑起小帐篷来。

白湘云一直注意着我,一看我有了反应,脸上一笑,带着几分红晕就下床拉我的手,这一下可把我给吓坏了,想要往回缩,但那里是这白寡妇的对手,很快就被拉到床边。

“小强,你这医生不就得给病人看病吗?姐姐这疼,赶紧给推拿一下,要不然明天都没办法干活。”白湘云大胆地拉着我的手,直接朝屁股上面一按,这一下可让我就好像喝了一口老白干,全身上下都是火。

随着我的手下去,白湘云身体一阵颤抖,发出极为舒畅的声音,说道:“就是那儿,小强你给姐姐好好揉揉。”

我趁白湘云的手劲一松,赶紧撤开,随后跑到卫生所大门,拉开门就说道:“姐,你这病我真治不了,你还是去镇上治吧。”

白湘云被这一下给弄的有点生气,一张脸红的滴水,但还是把裤子穿上,随后气呼呼地下床走到卫生所大门那里,故意大声地对着我嚷嚷道:“这点病都看不好,你还当个屁的医生。”

“我医术不精,姐你多担待。”我点了点头赔笑地说道,现在只希望送走这女人,要不然的话,真是把持不住就容易失足。

“哼。”白寡妇气的冷哼一声,随后扭着屁股走出卫生所。

我看着她后背,在门口灯光的照耀下,突然发现她屁股位置居然都有一块湿润的痕迹。

“真是如狼似虎啊。”我心里暗道了一句,随后关门准备睡觉。

突然外面传来‘啊’地一声惨叫,我赶紧拉开大门朝外面望了望,门口灯光的照耀范围不超过十五米,最多只能看清楚门口空地上的情况,但那道路尽头却是黑漆漆一片。

我敢发誓刚才那一声绝对属于白寡妇的,所以不敢耽误,这真要是白寡妇从我这卫生所走出去发生什么意外,那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而且我本身就是个医生,对这种事情也不能袖手旁观。

在屋里拿上手电,又找了一根木棒壮胆,我就把大门虚掩上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走去。

晚上风很冷,离开卫生所门前就漆黑一片,幸好手电给力,能够把前面的道路都给照的清清楚楚,但四周环境却是越来越冷,就仿佛走进冷库一样,前方还飘来不少雾气,刮在脸上冷的很。

我边走边叫喊道:“白姐,白姐你没事吧?”

得不到任何回应,反而此时一刮风就让道路两侧的小树林发出唰唰地响,我说不害怕是假的,毕竟当下这社会,鬼是没有,但坏人不少,特别是这种小山村最容易被那些劫匪给组团打劫。

走了几十米,还看不见白湘云的身影,我有点想要去村子里面叫人了,却是此时,耳边传来一阵微弱的呼喊声音:“小强,我在这。”

我连忙朝声音传来的地方拿着手电照去,就看见前方道路一层的树林中,白湘云躺在那,怪异的是她居然全身一件衣服都没有。

我心里一咯噔,这不会真遇上什么山村狼,把给白湘云给打劫了吧。

香唇鬼妻

香唇鬼妻

作者:知鱼类型:状态:连载中

我在山村里面遇到绝色美女,拜堂当天,小鬼主持,然后我才知道自己娶的是鬼妻,而她比我足足大了一百岁。绝美鬼妻,烈焰香唇,和她一起我忘记了人鬼殊途。我是一名村医:“乖,把衣服脱了我给检查一下,别脸红嘛,在医生眼中一切都是神圣纯洁的,不分男女和人鬼的。”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