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太古神纹》木鱼完本小说 第2章 从此一人闯天涯

时间:2019-04-16编辑:梦幻泡影

“啧啧啧,真是可怜啊,小小年纪就没有了家人。”阴阳怪气的声音就这么突兀得响了起来。“十长老说有一个余孤还没死,让我在此等候,斩草除根,还好你没让我等太久啊”黑暗中走出了一

太古神纹

推荐指数:10分

《太古神纹》在线阅读

《太古神纹》第2章 从此一人闯天涯 免费试读

“啧啧啧,真是可怜啊,小小年纪就没有了家人。”阴阳怪气的声音就这么突兀得响了起来。

“十长老说有一个余孤还没死,让我在此等候,斩草除根,还好你没让我等太久啊”黑暗中走出了一个隐匿在其中的黑衣男子。

他瞥了眼木鱼“这十长老也是的,对付一个普通的废物,竟然让我一个下元境武者修士留下,随便一个杂兵都能捏死你吧”,说着就提着胯扭着腰朝木鱼走来。

“哎,既然是我留了下来,你的小命也就没了,一掌打死你吧,难解我心头之恨啊,那就一点一点把你撕碎吧,我怎么那么残忍呢,哈哈哈哈”那黑衣男子,看着背对着他的木鱼自言自语戏笑道。

木鱼转过头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眼前,这个让人恶心到极致的男人,这个想要杀了自己,慢慢朝自己走来的男人,他也不害怕,就这么盯着他,若是眼神能杀死人,木鱼一定就用眼神杀死他。

那阴阳怪气的黑衣人看到木鱼就这么盯着他,心中也是满是不爽,加快脚步,一个冲拳就打在木鱼的右脸之上,将木鱼打的倒飞出去,“切,小废物看什么看!”

木鱼翻身倒地滑行了两丈远,却又慢慢站了起来,继续狠狠的看着那个黑衣人。

“小废物,这是在求死么,明知道这样会更激怒我,别急我会让你如愿以偿的。”黑衣人嘴角扬起了一个恶心的弧度。

果然黑衣人又是一提膝,轰击在木鱼的腹部,木鱼一口血喷了出来,就如面条般挂在黑衣人的膝盖上,那黑衣人迅速收腿,一个鞭腿将还停留在半空的木鱼扫飞出去,木鱼又是一口鲜血如虹般在空中划出一道血弧。

倒地的木鱼又颤抖的缓缓爬了起来,这木鱼百分百是在求死了,而黑衣人也百分百是在虐杀了,不对,木鱼站立的姿势不对,这姿势似乎是老师教给他的功法姿势。

没错这是升灵的姿势,木鱼此时升灵做什么,那黑衣人可不管木鱼在干嘛,打的更凶了,拽着木鱼一拳一拳击在他脸上,此时的木鱼满面是血,都不知道是从哪里渗出来的。

黑衣人越打越兴奋,竟然疯狂的笑了起来,木鱼如同一摊烂泥挂在他的手上,又是一拳击中面部,只听“咔嚓“一声,那黑衣人当然没听到,那是木鱼体内发出的声音。

原来那声音是木鱼他升灵至天灵盖,借着黑衣人一拳一拳的刺激,冲破了那本就破裂的障壁,“咔嚓,咔嚓”,随着声响不断响起,那层障壁彻底破碎了。

木鱼体内的梦精之气包裹着的灵珠冲出头顶,疯狂吸呐四周天地元力,随后又全部灌注于木鱼身体之中,木鱼感觉到全身都充满了爆发性的力量,那梦精之气也在修复着木鱼体内所有的伤处,这一切都发生在木鱼的体内,那黑衣人不曾知晓。

只见木鱼又抬起了头盯着他看,那黑衣人不爽道“小废物,你这眼神真让我不爽,给我去死!”右拳举起并伴随着元力,向木鱼轰来,是要凭此一击将木鱼轰杀掉。

说时迟那时快,木鱼抬起本该瘫软无力的右手,挡下黑衣人充满元力轰来的右拳并抓住,那右拳在木鱼的手掌中却纹丝不动,黑衣人脸上挂满了惊讶“你,你,你也是下元境武者修士?”

木鱼没有回答他,依旧死死盯着他,反问道“这个村子的人是你们杀的?”

木鱼当然知道杀人者不单单是眼前的黑衣人,还有他口中的十长老,因为如今突破肉身进入下元境的他知道,冰姨和墙叔都和自己一样是下元境界,而娘亲比他们都厉害,那就是更高的境界,而眼前这家伙还不够看。

那黑衣人看气息似乎不稳的木鱼,心想“看起来是刚破境不久,”大笑道“没想到你个小废物,竟然突破到了下元境,不过那又如何,嘿嘿”

“可惜了,这冰妹妹要不是化成冰精将自己冰封了起来,连十长老都破之不开,说不定此时我们已云雨一番”说罢看着一旁的冰柱露出一抹淫邪的笑容。

他才不会在乎一个刚破境的木鱼,因为他除了是下元境武者修士,如今还有一件法宝傍身,木鱼的墙叔和冰姨都伤在那法宝之上,甚至墙叔的命就是那法宝收走的。

木鱼冷笑道“有这句就够了”

怒瞪黑衣人暴喝道“就够你死一万次了!”

感受到这威势,那黑衣人害怕的挣扎起来,竟想要将拳头从木鱼掌心中抽离出来,可木鱼那手掌如钳般,紧紧夹着他的拳头,怎是他轻易能抽离的呢。

那黑衣人也见抽拳无果,欲抬腿膝击,但想法还没从大脑神经传达大腿肌肉,木鱼那包含着元力、梦精之力和爆裂之力的拳头已结结实实的轰在了黑衣人的面门之上。

这还不止,一连十拳,正是老师所教武技里的拳法招式“爆烈十拳”。

第十拳击中后,那拳钳也松开了,任由黑衣人如炮弹倒飞出去,此时黑衣人吐出鲜血如虹柱,木鱼膝盖微曲,猛力一蹬地面,飞越到黑衣人身上,双腿收缩一伸,将悬浮在半空的黑衣人践踏于地,砸出一坑,然后坐在他身上,双拳如锤轮番轰在黑衣人头上。

这黑衣人做梦都没想到对付一个刚突破的废柴要用到法宝,更做梦也没想到身怀法宝的他,此时竟无机会使用。

“这一拳是为墙叔!这一拳是为冰姨!这一拳是为娘亲!这一拳是为大家!”“砰砰砰砰!”一拳拳轰在黑衣人的头上、脸上,那面容早已血肉模糊,骨骼尽碎,塌陷进去,鲜血和白色粘稠之物溅射而出,那黑衣人此时也已然断了气。

但木鱼却没停手,就这么一拳一拳的打了半个时辰,直到“嘣”的一声,这一拳尽然有击碎石头的触感,原来黑衣人的头颅早就不见了,木鱼已经击穿血肉透入地底。

木鱼终于停下了动作,抬起头,对着天空咆哮一声“吼吼!”不管谁是谁非、是对是错,木鱼此时只知道,是黑衣人的人杀了自己的亲人和村民,这就是他的罪,而这也是他要付出的代价。

“咔嚓、咔嚓”冰柱响起了一阵碎裂的声音,满身是血的冰女缓缓落下,看着眼前同样浴血的男孩微弱叫道“木,鱼。”

木鱼转头,一股热泪流了出来,也不顾身体上的伤痛,冲过去抱着冰女,喊道“冰姨,木鱼在这。”

冰女艰难的伸手抚摸擦拭着满脸血污的木鱼,眼中也满是疼惜的眼泪,看着眼前的木鱼万般不舍啊。

木鱼哭泣着低声问道“冰姨,娘亲呢?”

冰女身体一怔,望向天空,随即咬牙闭目道“你娘亲妖夜已被那十长老杀的,灰飞烟灭了。”

“不!”木鱼紧抱冰女嘶吼道。

冰女感受着木鱼的撕心裂肺,柔声说道“木鱼,我已冰精封体,如今也是油尽灯枯,我深知你此时心情,但你娘亲妖夜遇害前交代的事若不说,我难下九泉去见她之面。”

木鱼听到娘亲有遗言交代,强压心中悲痛,将冰女靠在一处石墩旁,抽泣说道“冰姨,您说。”

冰女从袖袍中拿出一个银翠戒指,戴在木鱼手指上,“这是妖夜的储物戒指‘秘银翡翠’,里面有妖夜积攒的所有积蓄,妖夜的功法已经被她亲自毁掉了,她说那是阴邪法术,不适合你练习。”

“唯留下这本《九转心河》,这是妖夜在一个机遇中偶然所得,如今一并传于你了。”

“如今妖夜已死,这秘银翡翠也成了无主之物,你只要稍后在上面滴一滴精血就能重新开启封印,今后除了你,无人能用。”

木鱼点头抚摸着娘亲留给他的唯一遗物,就如同抚摸着娘亲的脸一样,随即道“冰姨,这一切都是谁干的,那个人又是什么人?”

冰女当然知道他说的那个人,指的是谁,木鱼和那个人的战斗,冰女也全看在眼里,只是解封时间未到,她也不能出来援助木鱼。

好在最终看见木鱼突破并且战胜对方,她真心替木鱼高兴,可是这背后牵扯势力太大,不是现在下元境的木鱼可以面对的。

冰女说“你娘亲不让你知道,是因为现在的你就算知道了也没用,而且他们太过强大了。”

只见木鱼眼睛看着她,似乎倔强的非要知道一样。

冰女沉声“夫人遗言,木鱼听命!”

木鱼高声回答“在!”

“木鱼即刻前往,幽皇学院,潜心学习,复仇之事从此遗忘,即刻启程不得延误,否则为娘将不再认你这个儿子,永远断绝母子关系!”冰女沉声说道。

木鱼摇头“为什么!”

冰女伸手抚摸着悲痛的木鱼“因为他们实在太强了,除非你到那个境界,才有知道他们的意义,而那时你也自然而然能知道事实的全部真相了。”

木鱼咬紧牙关点头,他也只能点头了,一切都发生了,无可挽回,娘亲的遗命又是那么的清楚明白,他还能说什么?

冰女此时也剩最后一口气了,一只手紧紧抓住木鱼的胳膊,轻声说道“木鱼,你娘亲和我多么希望你能平平凡凡的过一辈子,可是你的一生却注定是不凡的。”

吞了口口水,停了停继续说,“这真是苦了你了,答应我若是有一天你真的触摸到了那个真相,不要恨妖夜,因为她爱你!”

说完冰女朝天际望去,心中想到这娘俩怎么都是如此的命苦,一个刚解脱,一个又陷了进来,随后瞳孔再无光泽,垂下了手,断了气。

木鱼又一次紧紧抱住冰女悲鸣道“冰姨!”如今这世界上唯一一个亲人也撒手离他而去,带着一切真相离去,留下了孤苦伶仃的他活在这陌生的世界上,从此之后身上还背负着一个未解之谜。

就在此时,一个金属块从破烂的衣袍中滑落出来,敲打于地发出“叮叮”的声响,正是老师临走时甩给他的赤血令牌,“北冥国轩辕城的幽皇学院”木鱼透过夕阳的余光看向东北方向,好似能看到老师常提起的那个学院一般。

木鱼拾起令牌,擦干眼泪,颤抖的喃喃道“那个境界么?”手中的令牌被攥得紧紧的,此时眼中依旧有泪在打滚,但心中却无比坚定,他一定要到达那个境界找出真相。

太古神纹

太古神纹

作者:牧语淇奥类型:状态:连载中

世间万物息息相生,人性日趋向恶,不守法纪道德,肆意破坏;一法毁而万法皆乱,乱世、乱德、乱心,上神不惩,三界大乱,生灵涂炭;唯守心者,屹立于三界,战诸天神魔;虽天地不仁,吾亦立于磐石之上,奏一曲太古英雄之歌!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