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鞅掌天下》卫鞅,秦孝公小说免费章节 第2章 以剑荐君

时间:2019-05-08编辑:雾非雾

景监倒是认识这郎官的,习惯了这郎官平日里的调笑,也便轻轻一笑,答道:“是啊,他是卫鞅。”
“卫鞅是吧?”那郎官将卫鞅从头到尾打量了一眼,“还算是仪表堂堂啊,不知道是不是个裹着人

鞅掌天下

推荐指数:10分

《鞅掌天下》在线阅读

《鞅掌天下》第2章 以剑荐君 免费试读

景监倒是认识这郎官的,习惯了这郎官平日里的调笑,也便轻轻一笑,答道:“是啊,他是卫鞅。”

“卫鞅是吧?”那郎官将卫鞅从头到尾打量了一眼,“还算是仪表堂堂啊,不知道是不是个裹着人皮的草包呢?”

“李任!你怎么说话呢?!”

景监脾气是很好,但这不代表他真不会发脾气:

“这可是我向君上举荐的人才,你能给我点面子吗?!”

卫鞅这才知道站在门前这年轻郎官叫李任,他轻轻笑了笑,摇了摇头,对景监说:“没关系的……”

还没等卫鞅说完,李任的火就撒到了卫鞅这里,他猛的指向卫鞅,指着卫鞅的面门大叫:

“你少给我装清高!君上这几天整日整日愁眉不展,还都不是你们这群士子害的?!滚!”

“卫鞅不知,但闻其详。”卫鞅这边还真就洗耳恭听了。

“闻什么详?”李任没好气的问。

“当然是游学士子怎么害了秦公。”

卫鞅一脸平静的说着,表情淡定无比。

受了这么一番叱骂,李任想卫鞅就算不拂袖而去怕也会大为恼怒和他对骂,没想到卫鞅还能腆下脸来和他请教?

卫鞅当然不知道他在李任的眼里变成了如何厚颜无耻欺君罔上的骗子,他只是想听,想听听李任是如何认识“他们”这样的游学士子的。

李任在这栎阳的宫室中间站了那么长时间,还真没见过卫鞅这样的人!

于是他有思,于是他有言。

“君上苦苦求贤,已经很长时间了吧?”

李任茫然的望向天空,很奇怪的是,这番话明明是讲给卫鞅听的,可他偏偏就不看卫鞅,也许是怕卫鞅脏了他的眼睛,也许只是倔强的不愿意看到游学士子罢了。

“可是贤才在哪里呢?初春,秦宫来了开春以来的第一个来自外国的游学士子,当时我们有希望,希望这个士子能留下有用的谏言,能留在秦国,哪怕他根本看不起穷困的我们也没关系,只要他肯为秦国指一条明路——只要他肯干,不管他是天才还是平庸,我们都将竭尽所能的回报他,回报给他应得的东西。”

李任的话像是为这天空罩上了一层轻轻的薄雾,迷离而梦幻,或许这是他和所有的郎官们同秦孝公做过的一个千秋大梦。

不过这个大梦总是要破的。李任迷蒙的语气突然变得尖利起来,语气中充满了失望,不只是失望,还有无尽的寒冷扑面而来:

“可是,他并没有给君上留下什么好东西。”

“他给君上讲了一些云里雾里的大道理,君上不懂,还以为那士子说那些内容是在引他发问,他赏赐给那人财宝……结果呢?”

“那人一见到钱财,就将君上赏他的东西尽数卷走跑了……”

“那士子离开了秦国,为了一笔钱财,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君上这才知道这个游学士子并不是什么曙光,而只是一个骗吃骗喝的骗子罢了。”

李任的语气极其轻蔑,言辞变得越来越刻薄,除了厌恶还是厌恶:

“往后来的士子全都是这样的,就算不是来骗吃骗喝的,也是来求名的……毕竟在秦国把名声炒热了,在别的国家,那些好名的君王听说了这人在秦国被君主如何重视也会认为这人就是贤能的人才赏他个官做?”

“真是恶心。可怜君上为了找那千万士子中间的一个贤才,从春天招贤到秋天,这些骗子还不停的欺骗着君上的感情,表面上虚怀若谷,实际上呢……个个都是草包!”

李任厌恶的目光猛的望向卫鞅:

“还有你!我并不认为你能和那些骗吃骗喝的草包有什么不同……你来这里,也是来骗名骗利的吧?!”

李任的目光对向卫鞅,盯的人发毛,而卫鞅依然一脸平静的看着李任,一脸坚定的,对着李任说着:

“我相信我和他们不同。”

“你拿什么证明?”李任问,指着远方一个得意洋洋往栎阳宫外走的身影,“你看那个人,也是刚从这间宫殿外走出来的草包,你拿什么来证明:你与他们不同?”

卫鞅答:“我有剑。”

他又想到了袖中的那卷竹简——那是他的剑。

李任扫了他全身一遍也没找到一个能藏得住剑的地方,他身上也没有佩剑,不由疑惑的问:“何剑?”

“我以言铸剑献秦公。”卫鞅浅浅的笑了,“这便是我与那些庸人的不同。”

李任听到这话紧皱的眉头松了一下。他感受到了卫鞅与那些士子的与众不同,从里到外、从气质到话语都是那么的不同。

或许,这个士子,真的可以为秦国带来些什么?

他沉默不语,看着卫鞅,等着卫鞅的继续发言。

卫鞅看了李任一眼,接着说:

“他们用他们学到的百家言打了个饭碗乞讨为生,所以他们永远是饭桶——而且是最可悲的那种,这些人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只会强颜讨笑以悦君心讨口饭吃罢了。说句实话,这种人外表光鲜,实际上连乞丐都不如。”

言语中间极尽蔑视,竟是将那群被李任贬过的士子们贬的一文不值。远方那个正在往外走的士子停住了,似乎听到了什么。

实际上并没有,卫鞅自顾自的说着,哪里顾得上这些人的感受?

“说的很好听嘛?”李任这时接过话茬了,“所以你是那些连乞丐都不如的骗子,还是如你所说,和他们不一样呢?”

“当然有不一样的地方,让我进去你就知道了。”卫鞅一如既往的笑着,脸上一脸温和,转向景监,“景监兄,我们该进去了吧?”

景监再旁边发愣的出神,经卫鞅这一唤才反应过来他是要带卫鞅进去面见秦孝公的。他还怕卫鞅发呆忘记自己要去秦孝公呢,结果闹得他自己恍恍惚惚的就忘记了……

景监回过神来,笑了笑:“那就请卫鞅兄先请吧?”

“但愿你是君上需要的贤才。”李任望着卫鞅感慨着如是说,“君上日日劳心劳力,可不想他见到的下一个人还是草包。”

……

景监带着卫鞅踏入了秦孝公的书房里。

卫鞅走进这座宫殿里,只觉得比他国的宫室小了太多。

这是秦孝公的书房,秦孝公日常看书在这里,处理文书在这里,有时候还在这里过夜。

这间书房还兼做日常接见臣子和士子们专用的房间。

书房里面两边都是书架,上面密密麻麻的排满了竹简,偶尔有用帛做的帛书,可在这简牍的海洋里显得实在太渺小了些。

这些书架里盛放的大部分还是用竹简或木椟做成的书卷。这些书卷当然也不是做摆设用的,所以没有那么整齐,在给人带来震撼感的同时也给人带来一种感觉:这些书们大概是活的吧?

秦孝公坐在案前,被成堆的竹简淹没。他埋在竹简中间,看的很认真,年轻的眉头紧紧皱缩了起来,显得有些故作深沉。这年轻的君王皮肤白的显眼,一双铮铮的眼睛或许是因为有点暗了,但还依旧坚定不移的扫着面前的竹简。

从这案上摆布的竹简们看,秦孝公怕是一个不太讲究的人,竹简乱糟糟的堆在桌子上,竟也是懒得收拾。

不得不说,秦孝公的相貌很出众,不管做什么动作,都给人一种美感。或许是因为继位很早的原因,他的那股君王气还没被培养出来,而他还执着的想表现出那股君王气,外露的气质还有几分青涩几分不熟练。

而秦孝公的眉头却是缩成了一团,显出了与年龄不相称的愁气,不知道是在发愁秦国的贫弱还是在愁近来无人肯给他的秦国指一条明路呢?

正在卫鞅恍惚间,景监发声了:

“君上,从魏国来的士子卫鞅带到了。”

景监到秦孝公面前,恭恭敬敬的向秦孝公行了一个臣子礼,打乱了秦孝公的一场清梦。

秦孝公梦见自己正在秦国的山河中穿梭,苦苦追寻强国的办法,突然就被景监这样打断了。他刚想愠怒,一看望到了景监的脸,瞬间缓和了下来:“哦,是景监带着士子来了啊……”

“他是叫……”

“臣卫鞅见过秦公。”卫鞅没等秦孝公将话讲完便行了一礼如是说,目光意味深长的望向秦孝公,似乎想要从秦孝公的眼睛里望出一朵花来。

秦孝公从未见过有人用如此犀利的眼光看他,他浑身一激灵,接下来才问那件他见到每一个士子都会问的问题:

“是卫鞅先生啊……那么卫鞅先生有何谏言讲给我听啊?”

卫鞅轻轻一笑:“卫鞅愿献给秦公一把剑。”

“哦?在殿外吗?”秦孝公一惊,却看见卫鞅将手笼在袖子里,哪有半分要取剑的样子。

卫鞅看着秦孝公一脸茫然的样子,笑着摇摇头:“不,这把剑臣并未亲手带来,但是臣可以描述给秦公听。”

“哦?这把剑是什么样子的?”

景监知道卫鞅所说的就是他的法,却并未说什么,也没有替卫鞅作答,他倒想听听卫鞅是怎么向秦孝公来推销他的法的。

鞅掌天下

鞅掌天下

作者:后皇嘉世类型:状态:连载中

变法的车轮滚滚向前,秦国的命运将被推向何方?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