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谋爱薄情时》免费阅读 第5章 刀子嘴豆腐心!

时间:2019-06-20编辑:雾非雾

她现在不知道什么是恐惧,也不知道疼和冷了,就那么麻木的蹲着。
“傅知恩!”南聿庭终于开口,透着压抑。
她也逐渐把视线定了其中一个身影上,看着他一步步迈过来。
傅知恩本能的往

谋爱薄情时

推荐指数:10分

《谋爱薄情时》在线阅读

《谋爱薄情时》第5章 刀子嘴豆腐心! 免费试读

她现在不知道什么是恐惧,也不知道疼和冷了,就那么麻木的蹲着。

“傅知恩!”南聿庭终于开口,透着压抑。

她也逐渐把视线定了其中一个身影上,看着他一步步迈过来。

傅知恩本能的往后退了一下,原本麻木的身体,在听到他的声音时,所有委屈又都涌了上来,“你别过来!”

南聿庭被她忽然的高声喝住,却依旧冷着脸。

对着她,“过来!”

傅知恩没有动静,她在家里得到了他的支票,该受的屈辱也受了,连离婚都答应了,忽然觉得没什么活着的意思。

她一起一直活着,是因为有奶奶和母亲,后来是因为爱上了他,每天都很有动力。

现在呢?

“陈北说这是悬崖口。”男人再次开口。

因为她毫无动静,他只得立着,冷声:“不知道我瞎么?难道要我过去接你?”

傅知恩被他说醒了,对啊,他看不见,万一他走过来掉下去怎么办?

可是下一秒,她觉得好笑,这个时候,她竟然还在没出息的担心他!

“傅知恩!”因为她不说话,南聿庭再一次叫她的名字。

索性又迈开长腿。

她愣了一下,嘴巴冻得说话不利索,没说出让他站住的话,自己想先站起来。

可是她蹲得太久,腿脚麻了,这一起身,整个人都晃了晃,眼看着往悬崖的方向偏。

“啊!”

“太太!”

陈北也吓坏了,几乎是丢了伞飞奔过去要把她拉住。

也是与此同时,南聿庭在她起身的第一秒便狠狠紧了眸子,她身体歪了的一瞬间,呼吸都变得一沉。

傅知恩根本不知道两个男人是怎么晃到自己跟前的。

她以为掉下去了,听到的却是比雨声还要大的呼吸,充满压抑的响在她头顶。

男人把她死死捂在怀里,“我是不是说过,要死就死远点,别在我面前!”

陈北听到这话,叹了口气,刀子嘴豆腐心,真是!

这边想着呢,也忽然听到总裁转过来冲着他,冷哼:“摸够了没有?!”

陈北没反应,然后低头,才发现他一手抓着太太的手,一手抱着他们伟大总裁的腿!

名副其实的抱大腿啊。

“呵呵!”陈北尴尬的收回手。

谁知道总裁动作这么快?要不然他肯定不跑过来。

南聿庭也打算放开她,但可能是刚刚跑得太猛,不知道撞了哪儿,脚踝尖锐的疼。

他刚要直起身走开,脚下一个趔趄。

“总裁!”

南聿庭堪堪扶住水泥墩子,被陈北的声音炸得耳朵疼。

傅知恩怔愣愣的,冻得麻木颤抖的手正死抓着他的衣角,真的怕他掉下去。

等他稳住,她才冷得颤抖着对着陈北,“你、你去扶他,不用管我,他看不见……”

自己都已经站不起来了,却还在顾及他看不见。

南聿庭扶着墩子的手紧了紧,却冷冷一句:“再瞎也是你害的,装什么同情?”

傅知恩被他这样一句说得半晌都不知道怎么回答,眼泪无声的往外流。

耳边继续着他刻薄的话:“害了别人、害了我,就想这么一跳结束了?是不是太便宜了你!”

她咬着唇,心酸一阵阵的翻涌。

“……太太?”看她这么难受,陈北于心不忍,想把她扶起来。

可她擦了擦脸,“我,我自己走。”

她是被南聿庭一把拽起来的,然后一言不发的打横抱起她,走到车边把她塞进去,“哐!”的砸上车门。

三个人都是湿漉漉的,车里跟泡了水没什么分别。

陈北搓了搓手,看了后座的男人,“总裁,后边有您的一套备用衣服。”

南聿庭没搭腔,但也反手去拿了衣服。

可是下一秒,把衣服拿出来之后,南聿庭变了脸,那双没什么焦距的眼死盯着陈北的后脑勺。

陈北感觉到了,所以转过头。

下一秒,脸上纳闷的表情也变了惊讶!

“那、那个,总裁!”他语无伦次,赶紧停了车要解释。

因为南聿庭手里的衣服是女人的,而不是他的备用衣服,这在平时就算了,偏偏这会儿太太在场!

他要怎么说?

说总裁平时流连花丛,昨晚之后忘了把人家衣服给她?

车里安静了。

傅知恩看着那套衣服,有一瞬间的心痛。

她知道南聿庭不爱她,怕心痛所以没去多打听。忽然看到这衣服,她也明白。

可怕的是,陈北看着她把总裁手里的衣服接过去,道:“男人不都能扛么?我来换吧,你的衣服,正好我能当裙子。”

这明显,是在替他掩盖和解围,因为他看不见。

让他真的以为,这是他自己的衣服。

这样的行为,让陈北忽然心酸和心疼。

太太能为总裁忍到这样,真是爱到卑微了。

南聿庭手里的衣服被拿走,但他拿衣服的动作一直保持着,像是僵得动不了。

就那么板正的坐着,感觉着她把另外一个女人的衣服往身上套,看起来穿得慢条斯理,可他听到了她的容忍到卑微的啜泣。

傅知恩把脸转向窗外,以为这样,声音也会到窗外,而不是被他听见。

很久,她依旧贴在窗户边,话是跟他说的,“南聿庭,等她出来,我们离了婚,她应该会比我更喜欢你?”

男人没说话,只是不自觉的握紧了膝盖上的手。

“两情相悦的婚姻,是世界上最完美的东西!”她还是没能忍住哽咽,“我已经很努力了,可是没有福气拥有,反而让你厌恶,我……”

她重重的吸着气,压着啜泣。

终究是哭出声说:“对不……”

她的“对不起”没说完,是南聿庭忽然将她抱了过去,压进胸膛深处,什么都没说,不再让她说下去。

他不想听。

他吻她,一直都这么霸道。

傅知恩在大喘气,在啜泣,她需要氧,可是他不给,她怎么躲他都一路纠缠,直到她开始呜呜咽咽!

他松了她,大概是动情了,有些懵懂,“怎么了?”

她憋得脸都红了,他却问怎么了?

可是下一秒,想起来他看不见了。

所以,她又原谅了,不和他计较,自顾咬了唇。

结果,他又把她掳过去抱着。

陈北身上都是水,本来应该冻得发抖,可是今天开的车子不隔音啊。嗯,也是相当的煎熬!

所以,那晚之后,所有人都知道太太爱总裁,而他大概是滨江市唯一一个,不信总裁不爱太太的人。

吻完之后的两个人一路不说话,一直拥着到了维也纳别墅。

毛姐等得焦心,一听到车子的声音,几个佣人跟她直接就跑出来了。

陈北觉得,总裁应该欣慰,因为太太受到所有佣人和老夫人的喜欢,这说明什么呢?

太太可能没有他想的那么恶毒?

毛姐看着先生把太太抱出来,赶忙上前,不知道手往哪儿放的比划着,“先生?要不,我、我来?”

南聿庭目不斜视,没搭理。

毛姐只能识趣的退在一边,然后挥手让几个佣人赶紧让路,别挡道儿!

一边还指挥着:“先生,往左点儿,您快撞到路灯了……还有几把到门口的台阶……三个台阶……”

毛姐一路指挥着,陈北跟在身后,摸了摸鼻尖。

南聿庭倒是好,反正是“瞎”的,真的不看路,只听毛姐只会,然后偶尔低头看看怀里的人。

进了屋里,他又径直抱她上楼,一群佣人就那么一路跟着,到了卧室门口才被男人的视线逼得停住。

毛姐笑了笑,“先生,我进去帮太太换衣服?”

男人薄唇一碰,“她没手么?”

毛姐:“……”火气好大,她又不是要偷看太太身体!而且都看过了。

卧室门关上了。

陈北挑了挑眉,对着毛姐一笑,道:“您要是不困,可以去准备点跌打药,擦伤口的也要,还有姜汤什么的,都要!”

“对对对!”毛姐忙不迭的点头,赶紧吩咐佣人,一人一样的分派下去。

人员一下子散了,只有陈北继续候着门口。

卧室里。

傅知恩自己换了衣服,然后帮他也换掉,全程都很自然,习惯了看他的身体。

低眉,她看到了他手背上被他自己砸镜子弄烂的地方,眼神顿了一下。

声音清淡的道:“家里有药,我去给你拿么?”

南聿庭垂下视线,看着她冷冰冰的脸。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她好像没变化,却觉得她就是冷淡了。

但,向来一直追赶、纠缠的是她,不是他。他从来不会哄着她,迁就她。

垂了手,只低低的一句:“我出去,你可以休息了。”

傅知恩看他的时候,他已经转过身,才皱了眉,这么晚了他还要出去?见的人应该很重要吧?

南聿庭出了卧室,陈北就在门口。

他走路的姿态才不那么绷着了,略微有点瘸,道:“去医院。”

陈北看了他的脚,知道他从悬崖边抱太太回来就忍着疼,刚刚又抱了一段,还装得一点毛病没有,肯定不好受。

不过,陈北也道:“毛姐说家里有药呢!”

有么?

他几不可闻的点了一下头,转了方向,往书房走。

谋爱薄情时

谋爱薄情时

作者:梦洛类型:状态:连载中

滨江市两大新闻同一天发生:傅家一夜败落,权贵巅峰南聿庭瞎了。傅知恩也终于如愿以偿,嫁给她曾肆无忌惮高攀的南聿庭。所有人都知道她爱他,也都知道他恨她!恨她害他心爱的女人入狱。她爱着、忍着直到她心灰意冷,开始放纵、厮混。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