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民间诡实录》李凡,乔月全本阅读 第5章 买命财

时间:2019-06-26编辑:梦幻泡影

我问她,为什么?小女孩说,这里面没有一个好人,你听我的没错,刘蓉想害你!
脑袋顿时嗡的声,像要炸了似的,我忽然有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这栋楼里一定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而其他人好像

民间诡实录

推荐指数:10分

《民间诡实录》在线阅读

《民间诡实录》第5章 买命财 免费试读

我问她,为什么?小女孩说,这里面没有一个好人,你听我的没错,刘蓉想害你!

脑袋顿时嗡的声,像要炸了似的,我忽然有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这栋楼里一定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而其他人好像都知道什么,但却只有我,囫囵吞枣被人各种利用。我问小女孩,我怎样才能逃出去?小女孩认真的说,如果哥哥能坚持到明年鬼节,灵梯重启、阳关大开,你就能走了。

我又问她,王涛和刘蓉,我到底该相信谁?

小女孩顺着楼梯跳着跑了下去,我刚要追问,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你在干嘛?

我愣了下,是刘姐,我慌了几秒钟,心想那个小女孩为什么一见刘姐就要跑呢?正思索着,刘姐又走过来拍了我一下,我回过神道:我脚踝崴着了,想休息几分钟。

刘姐说你没事吧,要不咱俩一块扶着他?

我说不用,坚持一下就行。然后继续往下走。

刘姐和我都陷入沉默,我当然不知道刘姐在想什么,但在我心里却已经打定主意不能再轻信别人了,刘姐不是好人这是肯定的,她如果是好人就不会把我骗到这里!一连死了三个内勤,为什么她还要招,而且把我蒙在鼓里,假如老张他们没有这些发现,王涛不告诉我其中秘密,我是不是傻呵呵的给她卖命,甚至到死都不知道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

刘姐突然道,你不问我发现什么了吗?

我愣了几秒钟说,你要想告诉我自然会说的。

刘姐难得笑了下,低声说,看不出来你挺聪明的,我把吴一留下的红纸和水带了下来,红纸上有一行字。

我惊异道,什么字?

刘姐说是一行数字,她顿了顿说,对了你生日是多少?

我打了个激灵,冷不丁的想到了小女孩的话,我望向刘姐,她一脸平静看不出有什么刻意隐瞒我的表情,而且低着头看手中的红纸,怎么看都像是不经意间问出的话。我打了个哈欠,笑着说你问这干嘛?刘姐说,这行数字应该是一个人的生辰,我怀疑是不是你的?

我立刻停了住,让她拿过来给我看下,刘姐摊开放在我面前:197763。我点点头说,的确是生日,七七年六月三日。

刘姐说,这生日跟你年纪差不多吧,是你的生日吗?我没回答而是直接道,这红纸上的数字是谁写的?

刘姐摇摇头说,肯定不是吴一写的。我心里一紧,心想这栋楼里除了吴一就没有其他人了,要么是那个小女孩,要么就是我见过的白衣女人。可是这红字上写着一行生日又是什么意思?刘姐为什么对我的生日这么感兴趣?

答案只能等吴一醒来后才能知道了,我们把吴一扶到监控室的沙发上,刘姐烧了些开水,而我负责给他捏人中醒事。我提出打120,但刘姐不同意说吴一没有什么大碍,而且等救护车到了估计吴一都醒了。

等了一个小时,吴一才迷迷糊糊的醒转过来,刘姐率先走过来,两个人嚼着耳朵低声说了几句话,他们有意不让我听见。过了一会儿,吴一摆摆手招呼我过来,我问他什么事,吴一指了指自己的左臂说,我手臂没了。

我皱着眉头,苦笑着说你开什么玩笑,你左臂不是好好的在着吗?

吴一摇摇头说:昨晚我把红纸、笔和水放到位置后正准备走,突然被什么东西绊倒了,当时疼的我一时爬不起来,我看时间不够就赶紧给你发短信让你先走。你走之后,我就开始想办法往楼梯那边靠,刚来到楼口猛地被人推了一下,我倒地之后看到一个女的拿着刀砍向我的手臂,我疼的晕了过去,刚才醒来后我发现左臂一点知觉也没有了。

我有点不相信,我说该不会是你的幻觉吧,你手臂好端端的怎么可能没有知觉,可能是你昏的这段时间供血不足造成的。他笑了下说如果我没猜错,是碰到鬼打墙,我这只手臂肯定是被鬼给废了,我自己清楚的,对了,你把那张红纸和过夜水端过来给我看看。

吴一一只手撑着身体坐了起来,看他那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可我依旧不敢相信,他左臂好端端的长在身上,怎么可能说废了就废了。吴一看了眼红纸上的数字,脸上一阵诧异,接着盯着那杯水看了有一阵子,才叹了口气说:这红纸上是生辰,我估计……是,是十四楼的女鬼要和你结阴婚!

什么!?我啊了一声,差点没一屁股坐在地上,我说你还能从一杯水里看出这么多信息?

吴一点头说:这不是一般的水,这是过夜水,水是大自然里最纯净的东西,过夜水可以折射出一些常人看不到的东西,红纸上写生辰八字,不就是老时候双方家庭批喜日子用的吗!?

接着刘姐又跟吴一说起了其他事情,都是我听不懂的话题,我呆坐在旁边,心乱如麻,感觉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有点像鬼故事,听到‘阴婚’二字的时候我几乎都快要崩溃了。我几乎吼道:我现在该怎么办?

吴一说,有两个办法,第一就是选择良辰吉日,走婚;第二,你在七天之内找个人尽快结婚。

我瞪大了眼睛,第一种办法绝对是不可能的,我怎么会和一个鬼结婚?先不说恐怖,可怕……人鬼殊途,那我以后岂不是一个活死人了?至于第二种办法,别说七天之内,就是七十天我也很难找到一个愿意跟我闪婚的人!

刘姐说你先别着急,也许还有其他办法,这么说这红纸上的生辰不是你的咯,你生日到底是多少号?

我抱着头说,79年4月4日。刘姐问我是农历吗,我无力的点点头说是。

吴一和刘姐走的时候,我特别注意了下,吴一的左臂直直的垂着,那模样跟脱臼比较像,我仔细观察了挺久发现他不是装出来的。事实证明,吴一的手臂要么就是脱臼,要么就是像他自己所说,尽管我更愿意相信前者,但对于吴一的叙述我更多的是可怕。

刘姐安慰我别害怕,说虽然这一切都是因为我那次忘关电梯造成,但不代表没有解决的办法,让我回去好好休息,她和吴一会再想办法的。我半信半疑,刘姐要是真想帮我,从一开始就会告诉我真相,她隐瞒这么久被我发现,那必然是有自己的算计。我寻思这事还得靠自己,我第一个想到的是身在农村的父母,但又担心会影响家人的病情,之后我又想到了王涛。从现在的状况来看,王涛作为知情者之一,他一定还有更多的秘密没有告诉我,刘姐在我第一天上班的时候明明说有三个需要注意的地方,但却只告诉了我两个,她为什么要有所保留?我隐隐觉得刘姐好像在故意引导我做什么事情!

小女孩让我小心刘姐,王涛也让我不要相信她的话,如果他俩不是同谋的话,那事情就并非蹊跷。

在联系王涛之前,我决定自己寻找线索,我给小乔打电话让他帮我找到上任内勤的家属联系方式,我决定,不能像现在这样,再这么干巴巴的被人牵着鼻子走!

上任内勤的名字叫于耳,二十六岁,小乔说他家里条件很差,还有个弟弟才十五岁在上初中,爹妈常年在外地打工,要想知道具体情况从这个小伙身上下手比较靠谱。小乔开车带我来到中学,见到于耳弟弟的时候,我俩都呆住了,他弟弟竟然是个哑巴。就在我准备放弃的时候,于耳的弟弟写了张纸条递给我,我眼前一亮,看着纸上的内容:我哥上班那段时间,精神已经有些不正常了,到了晚上他经常自言自语一句话:他为什么不救我?

我赶紧问道:他是谁?

小伙摇摇头,写道:不知道,我哥被送进医院之前,曾经半疯半傻的跟我说,刘蓉骗了他,骗了所有人,她还找他要过生辰八字。

我猛地惊住了,犹如晴天霹雳,我说听他们说你哥捡过一笔钱?

小伙脸上明显有些害怕了,写道:已经上交了,你们不是债主吧,我们没钱!

我说你别怕,我就是想知道真相,老弟这事对我来说非常重要,你能跟我说说关于你哥的其他东西吗?

小伙犹豫了半天,继续写道:我哥说那是笔买命财,有次他去关电梯的时候发现的,结果就因为捡钱错过了关电梯的时间,我哥还说那是灵梯,载鬼用的,好了,我就知道这么多,一个疯子的话你们还相信,连警察都说我哥有精神病先兆。

我呆若木鸡,半天才反应过来,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钱递给他,我说其实我跟你哥是同事,这钱你留着买点文具,好好学习。我跟小乔分开后,直接拨通了王涛的电话,我想试试,能不能在王涛这里再套出点什么!

民间诡实录

民间诡实录

作者:吴一类型:状态:连载中

我要讲的是一些民间尘封的怪事,也可以说是中国十大古怪未解秘。因为故事多数是自己的亲身经历,所以讲的时候比较慢,请大家耐着性子。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