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梅花落:倾尽芳华》云若昔,柳澜清小说最新章节 3.梅花亭下初相遇

时间:2019-06-26编辑:冷萌萌

月牙儿静静地洒着幽辉,在积雪的映衬下,越见清冷而幽远。
“红梅小庄”是云城西郊的一处幽静院落,占地颇为广泛,景色别致而恢弘。院内,月下的朱色长廊上,一浑身素白,容颜绝世的少女

《梅花落:倾尽芳华》3.梅花亭下初相遇 免费试读

月牙儿静静地洒着幽辉,在积雪的映衬下,越见清冷而幽远。

“红梅小庄”是云城西郊的一处幽静院落,占地颇为广泛,景色别致而恢弘。院内,月下的朱色长廊上,一浑身素白,容颜绝世的少女依靠在雕花廊柱上,目光迷惘地看着庭院里的一株红梅,像是雪人一般,一动不动的,连眼睫毛都没有闪动一下。

她是云若昔,云家的现任“红梅芳主”,在族长之上,整个云氏一族的真正掌权人,身负着天下重任。

只是,此时,这天下间最尊贵最美丽的女子,却在瑟瑟寒风中目光迷离地发愣。一身素雅的白色纱裙,在这寒冬里,显得很是不相符,黑绸一般的秀发散落在胸前背后,直至腿间。头顶簪着一朵素雅的的白色纱织梅花,眉间用银丝坠着的一颗梅花状的白水晶,宛如和她融为了一体。耳上带着同色的泪滴型白水晶耳坠,优美的颈脖间,是一串精致的梅花状的白水晶项链。整个人清丽脱俗,宛如不食人间烟火的梅花仙子,在幽静的月色下,与天地融为了一体。

月亮从东边移到了西边,天色也渐渐地亮了起来。几声鸡鸣声后,院落里顿时便有下人来洒扫了。

一白衫少女从无奈走了出来,心疼地将手中的白狐裘披在了主子的身上。

“兰衣,你说,为什么别处的梅花总是没有逸尘谷的开得好呢?不管是白色的,还是红色的,或者粉红的!”云若昔的面色没有丝毫的波动,依旧慵懒地倚靠在栏杆上,却完全感觉不出,加一件衣服,和少穿一件衣服的区别来。

“逸尘谷的梅花当然是特别的,岂是别处的梅花能够比拟的!”兰衣轻笑,“不过,这里也有一树稀奇的梅花。离这不远处的落霞峰下的碧映湖旁,有个梅花亭,那里有一株梅花,已经有千余年的历史了,还是当年云岚尊上的侍女天香亲手所种呢!她每天都日夜守在花旁,寸步不离,就是为了种出一株能够让云岚尊上满意的梅花来。那株梅花,本是天香前辈是为了云岚尊上所种,可是,就在开出了第一朵花,天香前辈喜极而泣,奔去找云岚尊上的时候,却得知云岚尊上已经离开,而将她交托给了留守在此处的云氏旁支,作为义女,让她安享余生。天香前辈就此一直留在了这里。守护着梅花,等待着有那么一天,她最尊敬,最敬爱的人有一天还会经过这里,来看一看,这一株只是为了她的回首一顾,而绽放的梅花。当然,云岚尊上没有再回来。天香前辈也没有嫁人,一辈子守着那株梅花,最后,连尸骨都埋在梅花下面……”

“是吗?你又是如何得知的?”云若昔的眸光仍旧没有丝毫的波动。

兰衣的眼中也没有任何的伤感,只是轻声说道:“这个故事,在‘梅花四使’中,世代流传。天香前辈是作为忠贞的典范,一直为我们这些后人所景仰。”

“那你告诉我,又是为了什么呢?”云若昔淡淡地问道,看不出神色。

兰衣终于变了脸色,疾步走到主子面前,猛地跪下,诚惶诚恐:“芳主请恕兰衣放肆!天香前辈毕生的心愿就是云岚尊上能够看一眼她亲手种下的梅花。兰衣只是想请您以‘芳主’的身份,替云岚尊上去看上一眼!以了却千年前天香前辈的心愿。”

世代流传吗?云若昔目光幽邃地瞥了她一眼,站起身来,刚刚才披上去的披风又滑落在了雪地上。“起来吧!闲着也没事,就去看看吧!”云若昔说着,便抬步向院子外走去。

“芳主……”兰衣激动地连忙站起身来,小跑跟到主子身侧。

落霞山山口处。

“就是前面了!”兰衣停住脚步,恭敬地对着云若昔弯腰说道。

云若昔点点头,抬手止住欲跟上来的兰衣,说道:“我想一个人走走,你找个地方候着吧!”

“是!”兰衣恭顺地垂头原地站立。

远远地,就早已嗅到了梅花的幽香之气,梅香还带来了缕缕优美的琴音。云若昔寻着香味,凭着感觉,一步一步地,向着前方走去,很快地,便看到了结了冰的湖面,和湖畔的精巧的八角亭,亭子边的一株年岁颇老了的大梅树,还有,亭子里的琴桌后面姿态潇洒地坐着个身着白衫,丰神俊逸的青年贵公子,双手搭在琴弦上,那优美空灵的琴音,就是从这里传了出来的。

云若昔微微蹙眉,微移脚步,准备悄声退出去。自幼生活在深山山谷之中,使得她不惯于接触外人。

琴音戛然而止。

“既然来了,不好好看看这里的梅花就走,岂不是太可惜了吗?”白衫贵公子勾唇轻笑,抬起墨玉般的眸子,目光深邃而诱惑般地看着山口处的白衣少女,声音清清淡淡的,透着几分善意。

秀美的黑发,鹅蛋般的脸庞,肤若凝脂,眉如柳叶,眸似暖玉,娇巧鼻梁,樱桃红唇,身姿妙曼,衣袂飘飘,气质脱俗。冰雪为骨玉为魂!真想不到,天地间居然真的有如此美人啊!

少年公子目光迷蒙看着眼前的绝世美女,枉他自认游历天下,却从未见过如此……能够让人无条件地臣服相信的女人。不为美色,只是,她身上的那一种仙人一般的能够度化一切的温暖感觉。

云若昔淡淡地看着面前那个一直在打量着自己的少年,剑眉星目,肤如白玉,丝缎般的黑发梳着个简单的发髻,用白缎绑住,薄唇勾起一丝淡淡的弧度,似笑非笑,亦正亦邪。身子上的衣物,也是如夏日里的一般轻薄。

“梅花哪里都有,不一定非得在这里看!”云若昔掉头,继续朝外面走去,她不愿暴露身份。

“梅花的确是到处都有的,但是,这里的梅花和别处却是不一样的!绝对有让你留下的价值的。”少男公子笑容不减,优雅地站起身来,缓步走出了亭子。

“哦?”云若昔终于微微动容,目露疑惑,“是吗?为什么这么肯定?”

“呵呵!在下自然能够肯定了!姑娘既然已经来了,何不看看再走呢!”少男公子轻笑出声,“在下柳澜清,一介布衣书生而已,绝不是坏人。姑娘大可放松!”

“是吗?”云若昔微微垂眸,面无异色,她还从不知紧张是何感觉。

“你不相信吗?”柳澜清认真地看着她。

“你不如说说,为什么你会在这里的吧?”云若昔抬眸幽幽地问。无所谓什么相不相信的,他是什么人,有多少本事,都不重要。天地间,还有能将她怎样的人吗?

“我只是喜欢这个地方而已!这里因为是云家的势力范围,几乎没有人会来这里瞎逛的,不会受人打扰。所以,我一般没事的时候就喜欢过来这里坐上一会的。”柳澜清浅笑着解释,眸光转动间,笑问,“姑娘又是怎么称呼的呢?”

称呼?称呼吗?云若昔似是被触动了什么,张了张嘴,却发现喉头干涩。已经有多久没有人问过自己的名字了?从被父母丢下,由家族长老堂开始对自己训练起,她就已经没有了自己的名字了。没有人关心她叫什么,只有人关心她能不能够承担起整个云家的重任。闭眼深吸一口气,云若昔双眼迷蒙,声音沙哑地说道:“我叫滢滢。”

“滢滢?是指清澈的流水的那个‘滢滢’吗?好名字!真是名如其人!”柳澜清失声赞叹。

“是吗?第一次有人这么说呢!”云若昔轻笑一声,瞬间,似乎周围的梅花开得更美好了,连香味都是不一般地浓郁温馨。“不过,你刚刚说的价值又是什么呢?是不是可以说了!”

柳澜清被她堪堪的展颜一笑闪了神,这恐怕是世间最美的笑颜了。只是,不知道能够保持多久呢?勾唇轻轻一笑,掩去眸中的一抹精光,缓声说道:“在下年幼时,曾有幸得识一位身怀奇遇的前辈。她曾经服侍过上一代的云家‘梅花四使’,她告诉过我一个故事,就和这株梅花有关!那还是千年前的事情了,千年前,曾经有一位名为‘天香’的前辈……”

又是……天香吗?云若昔头疼地眯了眯眼。

“……云岚尊上的确是旷世奇女子,天香前辈的遗风,亦是可亲可敬!听说,天香前辈的遗体,就埋在这株梅花树下。天香前辈的英魂也一直守护在这里。也正是因为这样,这棵梅花才会开得这么好。”柳澜清说着,便对着满树的梅花恭敬地拜了三拜。

“因为有阴灵庇佑吗?”云若昔不置可否。前后才相隔多久,同一个故事,就听了两遍了。今天,还真是奇怪的一天啊!

“为什么不说是因为有云家的庇佑呢?”柳澜清似笑非笑地说。

“云家人也不是神,连这些花花草草的都能保护得这得好的!”云若昔失笑。

“怎么不能!云家人神通广大,无所不能!”柳澜清也笑了,“对了,那你能不能说说,你又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呢?”

“我?”云若昔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从她有记忆开始到现在,还从来没有人用这样的语气跟她说过话——轻松而亲昵。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我也是听说这里有一株千年梅花,才特意走来看看的!”

“你……呵!呵呵!哈哈哈……”柳澜清放肆地大笑起来,笑得身体都颤抖了起来,却浑身上下仍然优雅得过分。

云若昔静静地看着他,不说话,面上没有丝毫不悦的神情,只是眼中微微露出了些许的疑惑。

“你就不好奇我突然地就这样笑什么吗?”柳澜清笑看着她,面如朝阳。

“我为什么要好奇啊?”云若昔更加不解地问。

“呃……”柳澜清微微敛了笑意。这个看上去年纪甚小的女孩,真是没有丝毫人类该有的活力啊!与正常人家的女孩子相差太远。

梅花落:倾尽芳华

梅花落:倾尽芳华

作者:久微类型:状态:连载中

落霞山下,碧映湖旁,白梅亭中初相遇,她静若处子,宛如谪仙下凡。他,一曲天外琴音,空谷幽灵!  他,千万百计给予她爱情,缘不过阴谋利益;当她终于忘尽前尘,安隐于百姓人家,位于权利顶峰的他,却又为何百般寻觅?是难忘旧情,亦或本性难移?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