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梅花落:倾尽芳华》久微小说在线阅读 云若昔,柳澜清5.逸轩挥扇论美人

时间:2019-06-26编辑:梦幻泡影

云逸轩安慰了自家姐姐一番后,闲闲无事,便走出山庄,往楚国都城——云城的方向走去。
云城曾是当年云帝一统天下之时,定国的国都。昔年大兴土木,将原本的一个小城扩建了数倍,恢弘壮

《梅花落:倾尽芳华》5.逸轩挥扇论美人 免费试读

云逸轩安慰了自家姐姐一番后,闲闲无事,便走出山庄,往楚国都城——云城的方向走去。

云城曾是当年云帝一统天下之时,定国的国都。昔年大兴土木,将原本的一个小城扩建了数倍,恢弘壮丽,景色绝佳。千年来,云城非但气势不减,繁荣依旧,尤其是现在又是楚国的京都,经过一番修正重建,恢弘大气,更甚以往。若要说云城是“天下第一城”,也丝毫不为过。

一路从郊区走到了闹市,云逸轩步履轻快,心情很好。云家族规,族人不得随意出谷,许多云家子孙甚至从出生到死亡,都没有见过外面世界的样子。从小便在逸尘谷长大,没有见过外面世界的他,对于普通人的生活,向来是非常向往憧憬的!是以,这次知道云若昔亲自出山,他说什么也要死缠烂打地跟了出来了。

虽然是雪花漫天的中午,街市上却仍是人来车往的,热闹纷繁。又兼刚过了春节,来往的人们大多都穿着新衣裳,一片鲜亮的感觉。云逸轩步伐飘逸,衣袂飘飘,单薄的衣衫,纯白的颜色,脱俗的姿态,俨然一翩翩风度浊世佳公子,尤为引人侧目的却是潇洒地握在手中的折扇,引来不少好奇的视线,和路人的指指点点。

云城的美景在于人文之美,处处透露着不同于别处的,温馨而坚韧的人文气息。从热闹的街市又走到了稍微静寂的怡和湖边的风景地带——虽然,已经是深冬,湖面上都结了冰,但是,却还是别有一番风情的。云逸轩伸了个懒腰,心情极好地打量着那些游湖赏冰花的公子小姐们。楚国风化还算开放,虽然也讲究女子的三从四德,但是,却也不限制女子的才华,也不非得将女儿养在深闺。是以,每逢佳节佳境,都会有不少名门闺秀、小家碧玉与才子共聚一堂吟诗作乐。

因为曾经是“齐云皇朝”的都城,自然少不了云家的标志——梅花。白梅红梅皆是随处可见,看上去还颇有些年代了。白梅清丽脱俗,红梅娇艳傲岸。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云家人都是对梅花喜爱到骨髓的,至少云逸轩是的,衣衫上总会让人用同色的绣线,绣上几支若隐若现的梅花。

从闹市又渐渐地走向了郊外的湖区,云逸轩一路以来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不错过一丝丝的趣闻乐事,虽然是很短的一段距离,但这一路所见所闻,全都与逸尘谷中截然不同,云逸轩的好奇心被挑的老高。走在湖边,忽然听到不远处的凉亭里几个仪态不俗的青年才俊正在高声阔论、道古言今,云逸轩剑眉一挑,摇晃着扇子,走上了前去。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臻首娥眉,巧笑倩兮,美目眇兮……妙哉!妙哉!如此美人,若能得一见,小生死有何憾?”一着蓝色滚边袍子,外罩黑色皮毛坎肩的俊俏公子捧着一轴画卷,目光迷离地对着画上的美人陶醉,颇有些装腔作势,卖弄风雅的味道。

“宗仁兄的画技是越发精湛了!只不知这画中的美人是哪家的千金啊?”另一个着紫袍的少年问一副傲然之色地站在桌旁的白袍公子。

白袍公子目露得意之色:“这是舍妹,年方十三。正直豆蔻年华。若非她生的晚了几年,这‘楚国第一美人’的名号,早就是我家妹子的美誉了。哪轮得到那个罪臣之女?”说话间,目中的鄙夷之色尤甚。

“那是,那是!宗仁兄的妹妹,那必然是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的绝色美人!”紫袍男子自然知道那是他亲妹子,不过是说几句好听的话来恭维罢了!

云逸轩心头好奇,究竟是怎样的美人啊?第一美人呢!从小在逸尘谷长大的他,身边围绕的大抵都是女子,也有些是从山谷外被救回来的,各色各式的女子他也都算是见着了,只是不知这外面的所谓“第一美人”究竟是何模样。心头好奇,抬步走进了亭中,对着白袍公子拱手作揖:“这位仁兄,高作可否赐小弟一赏?”说话间,带着几分不伦不类的恭敬。毕竟从未和外面的人有过交往,心头难免紧张。

众人面面相觑,半响都没有人应答云逸轩。

好俊俏的公子哥!尤其是那通身的气派,竟将在场的七八个身份尊贵的王子侯孙都给比了下去。尤其是白袍公子薛宗仁,乃是安亲王的嫡子,当朝皇帝的嫡亲堂弟,身份尊贵,又兼容貌俊美,身材修长,号称“楚国第一美男子”。因爱慕“楚国第一美人”王嫣然的美誉,曾向其提亲,却惨遭拒绝,这事还一度成为了当时的笑柄。薛宗仁对王嫣然可谓恨之入骨,恶之入髓,时常要在人前背后地对王嫣然讥讽几句。可今日,居然又见到个容貌仪态接胜过自己的男子,心头的那一股嫉妒毒火是越烧越旺。

云逸轩见他们半天都不理自己,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环顾了几圈之后,见没有人理会自己,便自己走到案桌旁,拿起画卷,仔细地打量起画中的美人来。看完后,放下画卷,失望地摇摇头,原以为真是怎么美若天仙的人呢,也不过如此嘛!

“你摇头是什么意思?”薛宗仁终于沉不住气了,怒目看着云逸轩。

云逸轩轻笑:“画工还是不错的,精巧别致,但是少了男儿家的气势,多了几分扭捏之态。画中的人算的是美人,但却不不至于当得起‘闭月羞花,沉鱼落雁’这般美称。至于这‘第一美人’的名号,在下更是难以苟同!”

“你……”薛宗仁气得脸色铁青,看样子似乎就要爆发了。

“哦,照兄台这般说,那又要怎样的女子才能称得上‘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呢?”有不怕死的人不顾齐宗仁狰狞的脸色,继续问云逸轩。

云逸轩笑容更是灿烂,一时得意忘形,打开折扇,轻轻扇动着,浑然忘了这是在谷外:“所谓美人者,当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柳为姿,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肤,以秋水为态,以诗词为心,以翰墨为香。但观这画中女子,娇弱有余,温婉不足,身姿怯弱,态度傲慢,空有一身傲气,却不见满腹的才华。至于这容貌,我虽识人不多,但这女子在我眼中,实是算不上多美的美人。”

“哪里来的狂妄小子,竟敢口出狂言,侮辱本小王的妹子!”薛宗仁怒气勃发。

“小王爷,息怒!您何不听听,他去哪里能找到如他所说般地女子来!”一旁有人连忙上前来拉住薛宗仁。这白衣少年身份不明,还是不要在未弄清楚对方底细前就胡乱出手的好。

“对,你说说看,你可识得这样的女子?”立马就有人附和。

云逸轩失笑,这样的女子当然有。他家中就有不少。在他所见中,姑姑云若昔绝对是上天最美的杰作,完美无一丝瑕疵,就是那不食人间烟火的姿态,都是仙人般地脱俗。除了家中长辈,自是以云清芷为女子中的翘楚了。清芷虽然冰雪傲骨,失之女子的娇柔,但是英气中自然带着几分温婉,绝对的巾帼英雄!那容貌姿态自不必论,除了姑姑,还没有见过能和她相比的女子呢!可是此时此地,却总不能说出这两人来一个吧!云逸轩正在犯愁间,突然听到一个小丫头娇俏的声音响起——“小姐,小姐,你看,这寒冬腊月的,那边居然还有人穿着纱衣,拿着扇子呢!”

“扇子?”跟着,一个魅惑的声音慵懒地问道,带着些许的愕然。

这个声音……很熟悉啊!云逸轩寻着声音看去,却见前面的一株红梅树下,施施然地站着个身穿紫色裙袄的绝色女子,肌肤莹润如白雪,一张鹅蛋脸上的五官如精细雕琢而成,眉心一朵淡粉色的梅花宛如胎记,一头乌黑的秀发梳着华美而繁复的发髻,发钗皆是珍稀的紫水晶做成,浑身高贵的紫色更衬得她贵气逼人,一双乌溜溜的杏眼都被染得妖魅。

美人身旁的小丫头也是着装气度不凡,虽然简单的粉色丫鬟装扮,但比起逸尘谷的很多使女来说,都不见得差了!

正巧,紫衣美人儿也掉头看来,四目相触,瞬间,云逸轩心头一震,这不就是所谓的美人吗?尤其是眉间的那朵梅花,像是仙女的印记。——有那么一瞬间的错觉,云逸轩竟觉得站在梅树下的不是一个陌生的女人,而是云若昔。仰头大笑一声,持扇轻拍着手心,笑道:“你们看,这不就是活生生的美人吗?”未想,天地之大,除了像姑姑那般神仙般的人物,像清芷那般站在顶峰的奇女子,天下间,还真有如此的绝色尤物!姑姑超脱世外,清芷目空一切,只有眼前的女子,才是可亲可近地让人倾心不已。

众人转身看去,皆是目光沉醉地看着红梅下的美人。

薛宗仁满目的怒火一下子从云逸轩身上转到了紫衣美人身上,像是要活活将她给烧死了。

这才对嘛!这才是真正的美人嘛!云逸轩转动着折扇,笑着走出了凉亭,走向梅树下的美人,完全无视了身后的一堆青年才俊。这样子的人,他云逸轩才不屑与结交。

王嫣然看到站在凉亭中宛若鹤立鸡群的云逸轩时,也是惊诧不已。是昨天的那个云家人。而且,他居然向这边走了过来。王嫣然只觉得手心一阵冰凉,心砰砰直跳。昨天,他听到过自己的声音,他会不会认出来呢?甚至当众说出来。

云逸轩在王嫣然身前数步之处站定,抬手一揖,又转身看向凉亭内的众人,爽朗地大笑:“以在下区区之见,这位姑娘才可当得‘第一美人’的名号。”

此言一出,举座皆惊。

王嫣然更是惨白了脸色。

王嫣然乃是当今太后亲封的“楚国第一美人”,这是举国皆知之事。但是,真正见过王嫣然的人却不多。王嫣然出门极少,除了必要的场合,几乎从不露面,识得她的人,不是在京的皇亲国戚,就是朝中大臣的至亲家眷。旁的人,皆是只知其名,不识其人。今日能够在湖边见着她,凉亭内的众人都觉得差异。这白衫少年究竟是知道她就是王嫣然,还是信口胡诌呢?众人疑惑间,都走出了凉亭。

王嫣然脑中轰的一声炸开了。他这是什么意思?他认识她吗?他是真的知道她是谁吗?不,不可能的!她从未招惹过云家人的!还是,这个人凭着声音,就认出了她来?

云逸轩当然不认识王嫣然。只是觉得王嫣然无形之中有几分云若昔的影子,难道这楚国之中还真有能胜过此女子的人吗?云家人向来以“神的遗裔”自居,非但相貌之美丽不是一般人可以企及的,论文论武,各方面的天赋也都是出类拔萃。云若昔更是云氏一族人中的翘楚。此女子貌似且神似云若昔,她若当不得这小小楚国的第一美人,那云家的地位早就要不保了。

“原来你们就是早就合谋好了来戏弄本公子我的!”薛宗仁大怒,他认定云逸轩与王嫣然本就相识,谋和好了,来戏弄于他。

“啊?”云逸轩莫名其妙。什么合谋啊?

“王嫣然,这是你搞的鬼吧?你们还装什么装啊?”薛宗仁大吼大叫的,风流公子的仪态瞬间被毁灭。

“王嫣然?原来你就是楚国的第一美人王嫣然啊!这才是名副其实的嘛!”云逸轩拍着折扇大笑,完全没有将薛宗仁的怒气放在眼里。果然,自己眼观还是不错的!

“你不知道她就是王嫣然吗?”有人终于忍不住好奇了。

“我初到贵国,怎会认识贵国之人呢?”云逸轩嗤笑,轻摇着折扇,一派风流,“这位姑娘的美貌仪态,应该有眼睛的人,都会赞叹不已的吧!难道,尊驾没有眼睛吗?”

“你……”有人欲喝吗几句,一开口却呐呐地住了嘴,无言反驳。

“大胆狂徒,竟然敢在本小王面前出言不逊!”薛宗仁作势就要冲过来,却被人拉住了。

“我不过是说了几句实话罢了,在小王爷面前,到成了狂言了!哎,若楚国皆是你这般小肚鸡肠的人物,那楚国可就是危险了!”云逸轩摇头叹息,恨铁不成钢。

“放肆!”薛宗仁大喝一声,对着云逸轩便是一拳攻来,来势凶猛。

“小心……”王嫣然身旁的小丫头尖叫一声,吓得捂住了眼睛。

云逸轩却定定地看着向自己扑了过来的薛宗仁,一动不动,众人还以为他是被吓傻了。直到薛宗仁的拳头就要打到他的面门的时候,云逸轩才一挥折扇,勾着薛宗仁的手腕一带一送,薛宗仁就被重重地甩在了地上。

云逸轩冷笑一声,回头看了一眼王嫣然,在众人惊讶的瞩目和惊呼之中潇洒离去。

梅花落:倾尽芳华

梅花落:倾尽芳华

作者:久微类型:状态:连载中

落霞山下,碧映湖旁,白梅亭中初相遇,她静若处子,宛如谪仙下凡。他,一曲天外琴音,空谷幽灵!  他,千万百计给予她爱情,缘不过阴谋利益;当她终于忘尽前尘,安隐于百姓人家,位于权利顶峰的他,却又为何百般寻觅?是难忘旧情,亦或本性难移?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