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前朝曲,王爷独宠倾城妃》萧子桓,乌玡许小小章节精彩试读 第2章 哪请得动您

时间:2019-06-29编辑:无觅处

北周玄祯十四年冬。这一年的雪来得比以往早了不少,不足一刻,碧绿的琉璃瓦上便凝了一层细细的白花,更显翠艳。天色暗得极快,宫人们老早就回了去,好给自家主子烘好裘衣,烧好暖炉,在这

《前朝曲,王爷独宠倾城妃》第2章 哪请得动您 免费试读

北周玄祯十四年冬。

这一年的雪来得比以往早了不少,不足一刻,碧绿的琉璃瓦上便凝了一层细细的白花,更显翠艳。天色暗得极快,宫人们老早就回了去,好给自家主子烘好裘衣,烧好暖炉,在这天寒地冻的日子里将冷意挡在屋外。

当然,也将不想理会的人挡在了屋外。

明婵站在孟婕妤的行宫前,细眉云肩上都落了一层薄雪,“劳烦公公相禀,我家娘娘从一个时辰前就被您家婕妤叫走,现在天色晚了还没见着踪影,还望公公……”

“明婵姑姑,您这话咱家可受不起,”司礼监派来的刘公公一掸衣袖,上面的雪甩了明婵一脸,“您家主子是妃,我家主子是婕妤,哪请得动姜妃娘娘的玉驾啊。”

“可我听那些宫人说,”明婵依旧笑得谦温恭谨,“姜娘娘在一个时辰前的确进了孟婕妤屋里。我们实在是担心得紧,还望公公稍作指点。”

她说完微微拢袖,一旁梳着双鬟髻的宫女很适时地捧上锦盒,里面无非是些金银首饰,虽常见,却也值不少钱,司礼监向来没什么油水,按理说这位刘公公应该会应承下来。

可为何一个有品级的妃子随侍宫人却要对一个婕妤如此低眉顺眼?无他,只因这孟婕妤的姑母正是先皇太妃,与太后关系也是不菲,再加上西岐孟氏的名头,在宫里自是令人巴结讨好的存在。而他们家娘娘,不过是个亡国公主,被当今圣上纳为妃位,也有成全皇族仁善美名的意思。

他们这些前朝旧人,自然也成了众人轻视的对象,即便是为了自家娘娘安危,她们也得小心行事,恐给人抓住把柄,遭来横祸。

只是明婵没想到,近日圣上频繁来她们毓灵宫,圣宠渐浓,自然会招致一些妃嫔不满,孟婕妤就是其中之一。姜妃深知其中利害,便有意躲着陛下,谁知这样居然更得了圣上欢心,而在那些妃嫔眼里,姜妃自然成了玩欲拒还迎这些把戏的狐媚子。

“啪”地一声,捧着锦盒的小宫女被一巴掌扇倒在地上,金银细软摔了一地。

“滚!”刘公公尖声道,“咱家还差你这些东西?姜妃和我们婕妤有什么相干,要是还敢在此纠缠,仔细了你们的皮!”

明婵心里一惊,扑通一声跪下。

“求刘公公高抬贵手,告知我们家娘娘去处!”

她担心妃嫔们会害姜妃,毓灵宫的宫人们整日严防死守,却没想到还是让这些人钻了空子,天色越来越暗,越来越冷,她的心也越来越焦灼。

因为明婵清楚,即便姜妃死了,也没有任何人会放在心上。

“快滚!”刘公公眼中忽然闪过一丝异样,胡乱扯住两个小黄门的衣服往前推,“快!把她们赶走,腌臜东西,还赖上了是吧!”

细条抽打在背上火辣辣地疼,即便是在这寒冷天气,明婵穿的也只是单衣。即使陛下驾临又如何?那些发月俸的宫人总是会想着法地克扣她们的吃食布匹,她们都紧着姜妃,下人们都没有几件暖和衣裳。

背上的抽打突然停下,身体被人一把扯起。恍惚间只听得哗啦一声,一桶脏水倾盆而下。明婵抬手去挡,却只有几滴水溅在脸上,等她睁眼看清来者,不由大惊。

“明玉!”

脏水顺着鬓角滴落,在雪地留出几点脏灰印子。只听得咯吧一声,抽打明婵的小黄门就被她拧折了手腕,滚在地上痛得大呼小叫。乌玡微微抬头,湿泞的头发被一把捋至脑后。

“你刚才说谁是腌臜东西?”她低低发问,声音叫人心颤。

“你!你!”刘公公哆嗦着嘴唇,看着乌玡一步步踏上台阶,离他越来越近。哐当一声,另一个泼了她一身脏水的小黄门木桶摔在了地上。

“废物!”刘公公大怒,一脚把小黄门踹向她,正要躲进屋内,一只手臂卡住了将要合上的木门。

“劳烦公公先告知姜娘娘的去处后,再走不迟。”她虽然说得谦卑,但语气依旧低低的,听了只觉足底生寒,刘公公既怒且惊,他从没见过这样说话的女子。

“滚……滚……咱家……不知道姜妃去处。”

乌玡只是静静地看着,在她的注视下刘公公目光不住闪躲。

“是不知道,还是不想说?”她又耐心地问了一遍。

眼前忽然闪过孟婕妤处死那些宫女的可怖模样,刘公公权衡再三,索性心一横,推门大喝,“狗眼朝天的!胆敢对司礼监如此说……咳!”

一只手狠狠掐住了他的喉骨,那身绣了繁复花纹的衣领被乌玡攥起,几乎将他提按在宫墙上。湿泞的头发上结了一层薄霜,只衬得她脸色愈发冰寒彻骨。

刘公公狠狠打了个寒噤,两条瘦腿开始打摆子,他身形矮小,本来就不是常人的对手,现在看来,更不是眼前这个宫女的对手。

他把目光望向一旁,那个才十几岁的小黄门早就躲在一边,战战兢兢。

“我再问一遍,姜娘娘在哪?”乌玡又问,被抓得皱结的衣襟显出她早已没了耐心。

刘公公几乎要哭出来,“我……我不能说,我说了孟婕妤会杀了我的!”

“你不说,我现在就可以杀了你。”她冷冷道。

“明玉!”

她猛一回头,直望向明婵,后者被她目光扫过,身体抑制不住地颤抖。那不是她熟悉的乌玡,在她印象里,乌玡一直是个脾气极好的姑娘,偶有被人教训的时候,她都是温温和和地笑着,诚恳又谦卑,眼底都融着微暖的光。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仿佛风暴将至的阴沉湖面,水底沉降着千年刀锋。一旦翻涌,触之必亡。

“明婵姑姑?”乌玡问着,神情渐渐恢复成她所熟悉的暖融温光,“您放心,我不会杀他,只要他说出娘娘下落。”

“我说!我说!”刘公公被卡得胸口一阵阵抽痛,涕泗横流,“就……就在幽篁园!”

“幽篁园?”乌玡望向明婵。

“是一片竹林,靠着掖庭,偏僻得很。”明婵指了方向身形忽然一滞,满眼惊恐,“娘娘她……”

乌玡面色一沉,“孟婕妤几时走的?”

刘公公颤颤巍巍竖起两根手指,“两……两刻以前……”说完忽然喉间一松,整个人歪倒在地,一旁的小黄门爬过来,不住给他顺气。

“两刻,还来得及。”

小宫女抱着锦盒不知所措,明婵刚拉起她正要吩咐事情,转眼间乌玡便直朝幽篁园的方向奔去,失了踪影。

前朝曲,王爷独宠倾城妃

前朝曲,王爷独宠倾城妃

作者:许小小类型:状态:连载中

乌玡,一个普通的名字记录着一个女子不普通的一生。她由一个后宫丫鬟,渐渐成长为颠覆整个王朝的女将军。她坚强,却会在深夜里痛哭不止,她软弱,却会素手杀人,战场拼搏。她以为这一生,她都将活在复仇的阴影中,没想到……在她所不见的地方,还有人为她遮挡了阴翳,余留了一片天空,也余留了一个,那个还无所顾忌的自己。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