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情浓千般,复念一人》柳云云,叶恒全本阅读 第2章 肮脏不堪

时间:2019-06-29编辑:无觅处

柳云云款款起身,那双灵澈的清眸看不出丝毫情绪。举步间扶风弱柳,才一开腔便得了满堂喝彩。她看向台下,宾客满席,王孙贵族皆呈慵懒姿态品茶说笑。只一眼,她的目光便落到了叶桓身上

《情浓千般,复念一人》第2章 肮脏不堪 免费试读

柳云云款款起身,那双灵澈的清眸看不出丝毫情绪。

举步间扶风弱柳,才一开腔便得了满堂喝彩。

她看向台下,宾客满席,王孙贵族皆呈慵懒姿态品茶说笑。只一眼,她的目光便落到了叶桓身上。

男人不过淡淡一暼,她却能从其中读出情愫。

十年了,她从幼时懵懵懂懂就陪着他,到现在只一眼,便能看出他的喜怒哀乐。

“叶老夫人,柳姑娘是大都当下最红的旦角儿,您瞧这戏腔步姿可谓独一份儿!我知晓您爱听戏,特带了柳姑娘来助兴!”

王公子得意的扬眉,自以为叶老夫人会心领他这份用心,不想后者却一脸嫌恶之色。

“再无独有偶,也奈何不了日月更替。桓儿,你觉得如何?”

叶桓眉头微皱,答道:“祖母言之有理。”

王公子瞧见自己一番好意惹得叶家这俩位如此不满,一时间面子上多少有些挂不住,讪讪笑了两声把话题带过。

“一囊相赠,未曾料人生如戏……”戏台上柳云云美目流盼,低声细细唱着。

叶恒听闻此句,愣怔抬头,恰与台上的柳云云匆匆对视,又匆匆移开目光。

柳云云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却不达眼底:“……幸投桃报礼,终成美满呀。”

夜幕笼罩,唯有叶府灯火通明。

柳云云独自坐在晚亭之下,抬头盯着满月,戏台上那双如春水般的眸子,此刻却被一层薄雾笼罩。

“姑娘一人苦闷于此,岂不耽误了这大好夜色!”

被打断了思绪的柳云云转过头来,“小女子不过心觉烦闷出来透透气,叨扰了公子的雅兴,公子莫见怪。”

说罢,她抬脚要离开。

王公子盯着柳云云看,不动声色的咽了下口水,他环顾四周,并未见到其他人影,心思松动,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美人不如从了我,以后也不用当个戏子惹人唾骂。”

他说第一句话的时候,柳云云便觉得不对了,正寻思该如何脱身,不料王公子竟扑了过来。

温热的舌在柳云云耳边滑动,最后落在她的颈间留下一个深深的吸允,男人一边喘着气,灼热的呼吸不停的落在她敏感的耳朵上:“我还以为柳姑娘是明白人呢。既然不是,本公子带你明白明白。”

“不要!”柳云云疯狂的摇头,灼热又陌生的呼吸让她大脑一片空白,只余下一份恐惧,不停的折磨着她的神经:“救、救命!”

“他们都忙着给叶老夫人庆寿呢,不会有人来的。”男人的手已探到柳云云腰间的束缚之上,他两下解开那碍事的东西,就要往她身前的柔软摸去。

“不!你放开我!”柳云云拼命挣扎,但越是挣扎,身后男人不容置疑的力气便越是叫她绝望。

喊了半天也没有见人前来,看来今晚受辱是必然的了。

柳云云缓缓闭上眼睛,打算咬舌自尽以保清白。

叶恒,只愿来生我不再是戏子,你不再是将军。

但紧跟着王公子的动作便消失了,柳云云只觉得身上一轻,完全脱了力,躺在了冰冷刺骨的地面上。

直到一双熟悉的手将她扶了起来,那人沉默不语,脱了自己的外衣搭在了柳云云的身上。

难得的温暖,让惊魂未定的柳云云好过不少。

王公子从未在叶恒的脸上见过如此愤怒的神色,那表情甚至比他这个被坏了好事的人还要恼怒几分。

“滚!”

好汉不吃眼前亏,王公子深吸一口气,跑了。

“叶恒。”平静下来的柳云云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你是喜欢我的,对不对?”

叶恒轻磕眼帘,此刻的他已经恢复到了往日那般稳重的模样,“你莫要想多。”

柳云云步步紧逼,美如秋水一般的眸子里带着几分希翼又格外的小心翼翼:“这里是你我二人当年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你也是来这里回忆过往的,不是吗?”

叶恒不动声色的别开了视线,说道:“这里是叶家,不允许肮脏龌龊的事情发生。”

紧接着他感觉有什么东西朝自己砸过来,下意识的伸手去接,那东西却落在了叶恒前方的空地。

那是他刚才搭在柳云云身上的衣服。

“既如此,这衣服还给公子,云云怕这肮脏的身体,脏了公子的衣服。”

叶恒心里没由来慌了一下,可眼前哪还有柳云云的半分身影。

柳云云狼狈着跑回了青楼,迎面先撞见了鸨妈妈:“柳云云,你可算回来了,有客人等着你呢!”

她回了房,见是位老客,心中悲意使然,并未搭理这位客人。

又是一阵沉默后,梁辰率先开了口:“柳姑娘,给我弹个曲儿吧。”

“公子想听,弹给公子便是。”

柳云云从柜子里抱出自己的琴来,弦音拨动,一如既往般悦耳:“……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许是哭过的原因,这番曲子唱的竟有些哽咽:“长相思兮长相忆……”

唱到后来,便是声音越来越小,少女眼帘垂下,狭长的睫毛挡去万般心事,隐隐又带着泪光闪烁。

“柳姑娘,”见柳云云这般,梁辰心都揪了起来:“你能和我说说,今天发生了什么吗?”

刚好不容易才忍住的泪水,就这样夺眶而出:“公子为何每日都要来听小女弹曲?”

为什么?世人都称他悬壶济世,可他连自己的妹妹都救不活。

那日妹妹入棺下葬,他失意来此地醉酒,是柳云云唱了一晚,是柳云云开导到了他心坎里。

见此,柳云云的嘴边泛起一抹讽刺的笑:“公子可是假正经?已经来了这污秽不堪的地方,却连小女的手都不曾碰一下。是不是这天下的男人都一般的表里不一?”

情浓千般,复念一人

情浓千般,复念一人

作者:紫露凝香类型:状态:连载中

柳云云以为,在叶恒眼里,自己不过是个人尽可夫的肮脏女子。可他越是这般诬蔑自己,那就硬是要让他不痛快。他是高高在上的叶家独子,大庆叶将。自己不过一介戏子。可他竟为了自己,自毁前程,踏破千山万水也要将她寻回。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