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她看起来生气了》陈凡,阿轲小说最新章节 002.人间炼狱

时间:2019-07-23编辑:雾非雾

周瑜府邸依山而建,居高临下,整个都城风貌尽收眼底。
这并没有什么可奇怪的,奇怪的是一座矗立着海岸线、直入霄汉的巨型钢结构灯塔。
若说这个时代冶炼技术超前,与历史课本上记载

《她看起来生气了》002.人间炼狱 免费试读

周瑜府邸依山而建,居高临下,整个都城风貌尽收眼底。

这并没有什么可奇怪的,奇怪的是一座矗立着海岸线、直入霄汉的巨型钢结构灯塔。

若说这个时代冶炼技术超前,与历史课本上记载的,有那么一丁点差异的话,陈凡也不会如此呆滞。他所惊骇的,并不是塔本身的钢结构材质,而是悬浮其上的,那一枚硕大的三菱锥宝石。

宝石通体晶莹剔透,散发着璀璨而柔和的蓝芒,即使相隔数里之远,其绚丽依旧清晰可见。

“是历史搞错了,还是自己穿错了?”

陈凡整个人都懵了,完全搞不清状况。

周瑜见陈凡突然愣在原地,也有些困惑不解,但顺其目光望去后,顿时也就明白了,微微一笑,介绍道:“小凡呀,那是我吴地的‘月之塔’。怎样,不丢人吧?”

周瑜显得很自信。

他本以为陈凡就算不惊叹,也该虚与委蛇的奉承几句,哪知得到的却是一句:“那座塔叫月之塔?”

这下,周瑜彻底懵圈了,反问道:“小凡你家乡没有月之塔?”

“没有。”

“那你家乡用何种能源?”

“能源?”

陈凡一头雾水,想了想:“石油,天然气,煤炭?”

“哦?哦!——”周瑜也不知是真懂,还是假懂,带着陈凡下了山后,又钻入一辆豪华的马车。

车厢很宽阔,座椅也很舒适,就是道路有些颠簸,不像是柏油马路。但陈凡也没在意,他现在一门心思想理清楚状况,所以显得很沉默。周瑜也没打扰他,静静的在一旁闭目养神。

马车驶入都城后,四周开始嘈杂起来。陈凡挑开车帘,呆呆的看着道旁一闪而过的景致。车马喧嚣,人潮涌动,货郎沿街叫卖,店铺的伙计高声揽客。不愧为吴地都城,好一片繁华之景。

穿街过巷,自喧嚣中来,又自喧嚣中去,直到穿越整座都城,出了南门后,陈凡有点纳闷了:这不是带自己去逛街吗,怎么就出城了呢?

于是他问周瑜:“大哥,我们这是要去哪呀?”

周瑜挑了挑眉稍,露出坏坏的笑容:“今日高兴,带小凡你去个特别的地方!”

“哦、哦、哦——”

陈凡立刻明白过来,与周瑜相视一笑。

男人嘛,很多事情无需明言,大家心照不宣即可。

差不多半小时,马车停在了一片开阔地,四周都是参天巨木,树影葱茏,也没见着有什么庄园,或是行宫之类的建筑。

“到了?”陈凡有点憋不住了,问周瑜道。

“当然不是!”周瑜摆摆手,“一会儿会有人来此接应,小凡我们先下车等候吧。”说完,先一步下了马车。两人刚下马车,车夫立刻驱车离开。陈凡有点纳闷,但也没多想。

忽然间,不远处的密林似有窸窣响动,紧接着,一高一矮两个身影便慢慢走了出来。

陈凡借着月光看去,高的那个足有一米九,虽须发皆白,看上去年纪挺大,但一身腱子肉如巨石堆垒,很显然是个孔武有力的将军。

矮的那个身高还不及一米五,脸庞稚嫩,看起来只是个天真无邪的孩子。但不知是月夜朦胧,还是陈凡的错觉,那孩子竟满头银发,而且左眼似乎是赤红色的。

那将军倒还罢了,虽模样彪悍,但也没什么特别。可当这小孩刚一出现,陈凡总觉得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像是轻微的心肌梗塞一样。

而周瑜见到两人,立刻拉着陈凡,笑盈盈地迎了上去:“公覆,伯言,你们终于来了!”

伯言?公覆?

他细细思索,不禁瞪大了眼睛,暗思道:“公覆,那不是黄盖嘛!东吴名将,三朝元老,难怪看上去年纪挺大。而伯言,这个小毛孩,不就是日后火烧连营七百里,凭一己之力让蜀国名存实亡的陆逊,陆伯言?!”

天啊,自己要和东吴三大名将去嗨皮,简直让陈凡兴奋到爆炸,控制不住地想掏出手机拍张照,然后发朋友圈炫耀一番!

陈凡这边欣喜若狂,一旁的周瑜也乐呵呵的开始介绍。不过身前二人却一脸凝重,似乎并不想认识陈凡这个陌生人的样子。

而正当周瑜口若悬河地叙述着他与陈凡如何相识,又如何成为生死弟兄的时候,陆逊却冷冷打断了他:“公瑾,适合而止吧,我来这,可不是听你废话的!”

他话音刚落,就见黄盖毫无征兆的一个闪身,下一秒就诡异的出现在了陈凡身旁,随后举起蒲扇般大手,以掌为刀,狠狠地劈向陈凡的后颈。

事发突然,陈凡甚至来不及反应,只觉一阵剧痛,整个人如遭电击般,眼前一黑,瞬间栽倒在地。

而这个时候的周瑜,也已撕去那一如既往的和善,换做一幅阴冷模样。

“这就完事儿了?”黄盖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瞧了瞧扑在地上的陈凡,显得有点难以置信。

陆逊走到陈凡身旁,蹲了下去,双手抱膝看了好一会,随后又从地上捡起一根枯枝,戳了戳陈凡的屁股,站起身后,他摸着下巴,表情十分严肃。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他问周瑜。

“先看看再说。”周瑜微笑看着陆逊。

陆逊有种超乎他年龄的成熟,显得很冷静。他抬起左臂,轻摇了下戴在手腕上的一只暗银色的金属手环。恍惚间,手环仿佛被激活了,皲裂出了幽蓝的光丝,随后光丝汇聚成一点,又如蝌蚪般一跃而出,在他身前炸散成了一组硕大的全息影像。

影像的中心是一个动态的DNA双螺旋结构,黑白两条基因链交织盘旋,缓缓转动着,而在基因链上,还吸附着密密麻麻的细小光点,如同会一个个呼吸的孢子。

围绕着基因链,则悬浮着大大小的卡片状光幕,光幕中是一些错综复杂的数据和图表,似乎是对基因链的一种分析和注解。

“自己看吧。”

放出影像后,陆逊便低下头,背负双手,一幅置身事外的模样。

反倒是黄盖走上前,瞪大了虎目,饶有兴致的研究着,也不知他究竟看得懂,还是看不懂,反正挺像那么回事儿。

周瑜自打成像的那一刻,便紧锁眉头,目不转睛地盯着那缓缓旋转的基因链。时而伸手放大或缩小影像,时而又点开光幕中的数据查看,脸上的表情捉摸不定,像是有点困惑,又像是有点匪夷所思。

良久,周瑜终于忍不住了,猛一挥袖,身前的影像顿时化作细碎荧光,暗淡消散。

“你确定这是他的基因样本?”他难以置信地看向陆逊。

“难道你还能找出第二个?”陆逊微笑反问。

这次,换做周瑜低下了头,一脸阴沉的不再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周瑜竟自个儿轻笑起来,随后他走到陈凡身旁,目光冰冷的俯视着,倏尔嘴唇翕动,说了些什么,旁人无法听清,因此不知他究竟是在说给陈凡听,还是仅仅在自言自语……

三天后,东海,蝙蝠岛。

一辆囚车行驶在崎岖的山道上,囚车中一共五名囚犯,皆赤裸上身,仅穿一条破破烂烂的麻布裤。其中四人背靠铁笼,颓然瘫坐,唯独一少年一动不动的趴着,脸埋在了满是污泥的茅草中,不知是死是活。

这个少年便是陈凡。

“老大,你说这小子是不是死了?”

囚犯中一名身材瘦小,面容猥琐的瘦猴显然与身旁的秃眉大汉认识,观察许久后,他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发问。

“放你娘个屁,死了不早扔海里了,还留着干嘛?!”秃眉大汉洋洋得意,似乎对自己的判断很是满意。

“那倒是,还是老大英明!”

“两位就不能安静点么。死到临头还不知道,也真难为你们。”说话的是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先前他一直闭目养神,直到听见瘦猴和秃眉大汉一直喋喋不休,他这才缓缓睁开眼睛。

“嘿,你个老家伙,我……”

瘦猴摩拳擦掌就要上去干,哪知话没说完,却被秃眉大汉一巴掌抡翻在地。

秃眉大汉虽一看就是个三教九流的莽夫,但却比瘦猴聪明多了,老者先前那番话显然另有深意,他又怎会听不出。

可就当他想开口询问的时候,另一个蓬头垢面,体形魁梧的囚犯,却突然发了疯似的大喊大叫起来:

“三娘!月儿!我对不起你们啊!——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

他一边疯狂的呼喊,一边还用头猛撞身侧的铁门,直撞得头破血流,整个囚笼嗡嗡作响。

囚车旁护行的一名解差见此,二话不说,抽出腰间钢刀,照准了疯子的心窝就是一刀。

死尸栽倒,整个囚笼顿时变得鸦雀无声。

直到过了很久,那秃眉大汉才忍不住开口:“我们不过是发配,怎么就……”

话未尽言,他再也不敢往下说,因为先前那杀人不眨眼的解差,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怎么就动不动杀人对吗?”老者冷哼一声。

他似乎完全没有在意,无论是身旁解差的目光,还是身前凄惨的死尸。

秃眉大汉此时已如惊弓之鸟,只是略微眨眨眼,算是回应。瘦猴就更别提了,自始至终抱着脑袋缩在角落,连个屁都不敢再放。

“生未必是福,死未必是祸,在这人间炼狱能如此痛快的死去,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老者说着伸出手,挑开了死尸蓬乱的头发,瞧清楚面容后,他忽地笑出了声:“哟,仁兄原来是你啊……”

她看起来生气了

她看起来生气了

作者:夭月类型:状态:连载中

她问他:“你只会挨打吗?”他说:“是的。”她看起来生气了,指着他的鼻子:“那要你何用?”他笑而不语。谁说挨打就是废物,谁说肉盾没有春天。身材瘦小又如何,弱不禁风又如何?他一样能解开残卷天书,寻找十二奇迹,站在王者大陆的顶端,成就超神世界的主宰。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