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凤舞沧澜》陌清漓,君赫苍灰小可章节精彩试读 第1章 秀女惨死

时间:2019-07-23编辑:刀狂剑痴

“啪!”胶皮鞭子再次抽向陌清漓,娇嫩的肌肤上,泛起一道道狰狞的伤痕,原本就勉强遮住胴体的衣衫,更加残破不堪。
这种撕扯皮肉的疼痛,生不如死。
“不,不要!”陌清漓本能挣扎着,气若游

凤舞沧澜

推荐指数:10分

《凤舞沧澜》在线阅读

《凤舞沧澜》第1章 秀女惨死 免费试读

“啪!”胶皮鞭子再次抽向陌清漓,娇嫩的肌肤上,泛起一道道狰狞的伤痕,原本就勉强遮住胴体的衣衫,更加残破不堪。

这种撕扯皮肉的疼痛,生不如死。

“不,不要!”陌清漓本能挣扎着,气若游丝:“臣女是冤枉的……是冤枉的……”

在选秀开始之前,她喝了妹妹陌芷言送来的一盏蜜露,皇后的凤驾来时,她莫名的失去理智,居然突然发了疯病,当场撕扯自己的衣服。

上官皇后怒不可遏,当即以失仪之罪,要将她杖毙。

鞭子继续狠抽着,陌清漓渐渐失去最后的清醒,努力回想今日的一切。

阖上眼睛的最后一瞬间,她看见站在秀女之中的陌芷言,嘴角勾起的那抹讥讽浅笑,顿时心中清明,倔强地不肯咽下最后一口气,怨怒的目光似要将这蛇蝎心肠的女人撕个粉碎……

“皇后娘娘!”顾嬷嬷试探了一下陌清漓的鼻息,“陌小姐已经断气了……”

“嗯!带她下去。”端坐凤椅上的上官皇后只是淡淡的一瞥,并未将陌清漓的死放在心里。

两名小太监将事先备好的席子往陌清漓身上一盖,准备抬走。

“好疼!”席子下露出的素手微微颤动一下,陌清璃只觉得脑袋昏沉,轻微动弹,身体都是巨疼。

她强行睁开沉重眼帘,环顾四周,身边怎么尽是一些受了惊的古装女子?

她记得自己接到上峰的命令,潜入毒枭组织追查毒品贩卖网络,子弹穿过胸膛的一刹那,就知道,肯定活不成了。

现在这个情况,是穿越了?

陌清漓四肢瘫软,试着坐起身子。

“啊!”周围的秀女,看见陌清漓真的在动,纷纷惊恐后退。

上官皇后毕竟是见过风浪的,母仪天下的威严令她看起来分外沉静,目光冷清,吐出的言语让人不容忤逆:“既然没死,那就继续用刑!”

突然,脑中涌入大量不属于自己的陌生记忆,陌清漓双眉紧拧,瞬间明白了自身处境。

好不容易再活一回,转眼就要被人活活打死?呵!

“且慢!”陌清漓铿锵道出两字,飞快整理,她努力抬起头,眸中厉色微现,“臣女殿前失仪,皇后娘娘要杖毙臣女,那也是应当,但容臣女为芊芊公主治好顽疾,再将臣女治罪可好?”

芊芊公主是上官皇后亲生的,说她有顽疾,不如说是隐疾,只是狐臭这东西,是想隐也没法隐的,皇后为了这个,伤透了脑筋。

上官皇后听闻这句,果然迟疑起来。

陌清璃继续道:“臣女曾与芊芊公主一样,多亏了云游高僧赠予的方子,才能断去根源。”

“你可知欺骗本宫是什么后果?”上官皇后隐着严厉,道出这句。

“臣女不敢妄言。”陌清璃脸上显得自信满满,看起来,全然有办法将这个宫内御医、宫外名医皆束手无策的问题解决了。

上官皇后很满意,微微点头:“好,若你的方子管用,本宫饶你失仪之罪。”

陌芷言听闻皇后娘娘要饶恕陌清璃的罪责,哪肯罢休,内心敲定一番,装得温柔乖巧,上前道,“皇后娘娘明鉴,姐姐从未习医,打小也没有患过隐疾,更没有什么偏方,她的癔症扰了今日选秀,此时又称要给芊芊公主治疾,请娘娘念在姐姐病了才会疯言疯语的份上,饶过姐姐性命吧。”

陌清璃冷笑着瞥了陌芷言一眼,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这仇不报不爽。

陌清璃轻笑言道:“妹妹说得甚是,打小我就没有疯癫癔症,怎会选秀时发作,是不是那碗蜜露有着什么?当时可是妹妹给的,我不曾多想,现在那碗还在屋里,内里乾坤,皇后娘娘定能明察秋毫。若是屋里还有什么残余药粉,皇后可让御医一同辨别,便可测知。”

陌芷言大惊,哪曾想,素来懦弱无用的陌清璃竟然性情大变,在这大殿之上直指她的蜜露有毒,还要皇后当场验证!不会的,瓷碗早就处理了,皇后也不会听信她的去搜屋子。

陌清璃心内笃定,此时的陌芷言定然心内慌张,再拍打几下,她必然越发心惊胆战,露出马脚,引人猜疑!

众人看着跪在地上的陌芷言额际开始有些细汗,而陌清璃则淡定从容,事情好像向着另一个放向发展,只等着皇后娘娘决断!

大殿上一片肃静,而殿内琉璃嵌宝石屏风后的清隽男子则截然不同,他一袭桃红锦缎袍子,看似慵懒地靠在椅上,执起案上杯盏,小酌一口清酒,嘴角翘起一个弧度。

有意思!

刚才那陌清璃卑微求饶,转瞬功夫就换了个人,不但让皇后消去杖毙的意思,还指出陌芷言是让她发疯失仪的嫌疑人。

他一挥手中折扇,迈出步履,来到颐容殿的中央,他想看看,这个陌清璃到底是个什么女子!竟敢妄下海口向皇后保证治好芊芊公主的顽疾!

“崇王殿下到!”静默的殿内突然响起一声高唱,紧接着一个带着淡淡嘲讽的男声传来。

“会不会医术,何必劳师动众的,陌小姐既然无需望闻问切便能为芊芊公主看病,那么这殿内皆是人,可有瞧出谁人会有病症?又有什么隐疾?”

陌清璃扬眉看去,但见对方着一袭桃红锦缎袍子,高贵不凡,心下不禁冷笑,竟是风流闻名的废材崇王君赦苍。只可惜白长了这么一副好皮囊了,无用不是罪,无用还要出来丢人现眼,惹人讨厌,就是罪了!

“臣女见过崇王殿下,王爷是否腰酸腿软常抽筋?臣女瞧着王爷的面色苍白,似漆柴,暗沉无光,定是日夜太过操劳才是,王爷可要爱惜身子才是,多吃些补肾益精的莲子、枸杞子与人参炖鸡方能缓解。”

这话一出,君赦苍面色微变,这女子好大胆子,一出口就说他肾亏!还当着这一屋子的女人,是个男人怎能不怒?

“王爷饮酒了?臣女觉得王爷还是多饮些鹿鞭、虎鞭这等对您有益的药酒,若王爷能够清心寡欲,必然腰不酸了,腿不疼了,一口气爬上十层楼塔,气也不喘了。”陌清璃讲到这边,还故作惋惜的叹口气,“不然王爷若成了他们那样,别怪臣女医术浅薄,哄骗了王爷。”

她的双眼此时是水汪汪的,望着旁边的小太监尽是惋惜表情。

君赦苍大怒,明摆着说他马上要成太监,孰可忍孰不可忍,“想不到陌小姐竟有这等本事,对本王甚为了解,难不成陌小姐对本王早已倾心相许,担心本王日后无福临幸你不成?”

“臣女不敢,如今戴罪之身,已是将死之人,其言也真,娘娘英明,让臣女将功赎罪,洗清冤屈!”陌清璃这句一出,又将重心给绕了回来。

你这个废物王爷想占便宜?没那么容易!

上官皇后有些头疼,好端端的选秀,竟然那么麻烦。这陌清璃的样子,似乎很有把握将太后的病治好,不过……她还是有些顾虑,此事要慎重才是。

此时君赦苍似乎又想发声,上官皇后揉了揉额际,“够了!陌清璃,今日是选秀,你已坏了规矩,已没资格留下。”她道完,朝顾嬷嬷使去一眼。

顾嬷嬷领会,来到陌清璃身边,而陌清璃面显沮丧,眼角垂下两滴清泪,看似很伤心很无奈地被顾嬷嬷领出了大殿,然后灰溜溜地让人打发出了皇宫。

她的心里其实早就笑开了花,为前身报仇,也要留住性命才行,现在目的达到,且还不用关在那皇宫牢笼,正合心意。

因着身上的伤口,她回府的步履很吃力,加上一身行头华丽,又显得狼狈,引来不少行人的注目。

她可不管这些,出了皇宫,就用身上仅有的首饰兑些银钱,而后直接进了成衣店,买了件新衣裳,再采购一些所需的药品,这才往城南陌府走去。

就在她拐过街巷,远远看着陌府大门前,停着一顶宫里的暖轿,陌芷言正从上头下来。

陌清璃挑挑眉,这架势,说明陌芷言是中选了?

这时候,在门前迎女儿的宋氏也看见了陌清璃。

“她还有脸回来呀?”陌芷言向宋氏埋怨道。

“你爹与我正等着她呢,你瞧着,你爹哪可能轻饶了这个丢人现眼的?”宋氏拉着女儿的手,话语虽然狠戾,不过面上却风轻云淡的,再自然不过了。

陌芷言觉得母亲定然早准备好了,今日宫里没有让她丧命,回府后,定要扒了她这层皮!

这母女俩的嘴脸,陌清璃看得一清二楚,若不是有伤在身,她不会现在回到这里!抬步径直越过宋氏母女,陌清璃就要往府内走去。

宋氏见她无视自己,气不打一处来:“你还敢回来?”

陌清璃站定,冷笑道:“为什么不敢?我一落选,你就不让我进门,传出去,陌府更有脸面么?”现在没力气跟她们计较,她扫了母女俩一眼,径自朝破落闺房的走去。

那记目光看似随意一瞥,却犹如刀锋利刃,扎在陌芷言心口一紧:“娘亲,她还敢瞪咱们。”

宋氏也发觉陌清璃的不同,周身有着一种冷意,令人不寒而栗。

“走,去找你爹。”

陌清璃自然听见了这两句,还当她是原来的软柿子么?她加快脚步,速速回到房里,将那些药给藏起来。

才放置妥当,嘭,房门就被人一脚踹开!

凤舞沧澜

凤舞沧澜

作者:灰小可类型:状态:连载中

嫡妹恶毒,懦弱小姐皇宫杖毙。冷酷特工王者重生,虐继母,毁嫡妹,欠下的债,谁敢不还!下毒?迫害?赐婚鬼王?上门找死,岂能不送你一程!“本王看上的就是你!生同床,死共衾。”“要么让我杀了你,要么离远点!”鬼王快松手,本妃要休夫!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