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凤舞沧澜》陌清漓,君赫苍小说免费阅读 凤舞沧澜第3章 打死你活该

时间:2019-07-23编辑:无觅处

屋里只点了一根蜡烛。
陌清璃清澈的双眼,在烛光的照耀下,如同夜里的星星,闪闪发光。
制服了瘸腿男人,她坐在桌边的凳子上,翘起了二郎腿:“说吧,想怎么玩?姐姐我今天就陪你玩到底。”

凤舞沧澜

推荐指数:10分

《凤舞沧澜》在线阅读

《凤舞沧澜》第3章 打死你活该 免费试读

屋里只点了一根蜡烛。

陌清璃清澈的双眼,在烛光的照耀下,如同夜里的星星,闪闪发光。

制服了瘸腿男人,她坐在桌边的凳子上,翘起了二郎腿:“说吧,想怎么玩?姐姐我今天就陪你玩到底。”

“大小姐饶命啊,这不是我的主意,大小姐饶命……”瘸腿男人早就已经吓破了胆,哪还有先前的贼心?一个劲的求饶。

“哦,你不想玩了?可我想来点刺激的。”陌清璃不理他的求饶,嘴角露出一抹笑意,这抹笑,如同绽放的罂粟,妖冶而有毒。

“你,下来。”陌清璃声音不大,却掷地有声。

瘸腿男人不敢不从,乖乖的从床上滚下来,靠着床沿,摩擦着直立起来,站好。

陌清璃手执茶杯,走到瘸腿男人跟前,再从床沿抽出两根香薰,点燃:“今天只要这两根香薰不掉下来,我就饶你一命,如何?”她晃动着手里的香薰,一字一句地说着。

瘸腿男人点头如捣蒜。

“好,仰头。”陌清璃一把抓住他的头发,用力往下一扯,瘸腿男人迫于疼痛,不得不仰起头来,让酒糟鼻的鼻孔朝上,陌清璃咧嘴一笑,顺手将茶杯放在他头上,并把两根香薰插在他鼻孔里面:“如果掉下来的话,我就再往里插十根。”

瘸腿男人本就站得颤颤巍巍的,加上鼻子上的熏香缓缓燃烧,熏得他眼泪直流。

陌清璃才刚刚转身,那额头上的茶杯就掉了下来,她说到做到,又往他的鼻孔里插了十根香薰。

“要是再掉,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陌清璃告诫一句,再拿起腰间匕首,朝他的脸上比划几下。

瘸腿男人害怕地嗯了一下,努力保持着平稳,却也没法真的稳当,茶杯再次砸掉,连带香薰都掉了好几根。

“看来你真的不想活了。”

“姑奶奶饶命哇,姑奶奶饶命,小的以后做牛做马都听你的,只要您一句话,小的什么都愿意做。”瘸腿男人哪里还敢继续陪她玩?今晚能保住性命,就已经是祖上保佑了。

陌清璃走过去,一脚踹在他的膝盖窝上。

瘸腿男人吃痛,一个趔趄就跪在了地上,手被陌清璃反捆在后背。陌清璃端来茶壶,放在他的背上:“这个简单多了吧,只要茶壶不掉,我就放过你。”

“记住,只要坚持一小柱香,你就可以走了。”

陌清璃小声道完,就走出屋子,无声无息地翻过院墙,朝陌芷言的闺房,玲珑小筑走去。

宋氏想设计自己跟那个瘸腿男人私通,过不了很久,她定然就会引来全府的人,然后热热闹闹地演一出捉奸的戏码。

那个瘸腿男人是宋氏挑的,既然那么有心,当然要留给陌芷言享用喽。

陌清璃沿着墙根,准备穿过花园,直达玲珑小筑。

只是突然有些不对劲,手抚在心口处,这里跳得很快,全身热辣辣的,眼睛也模糊起来。

陌清璃暗暗掐了自己一把,想要清醒点,她扭头返回自己庭院。

刚刚进到屋子,竟然看到那个瘸腿男已经吓晕在地上,陌清璃没工夫理会他,只是在他身上找着什么。

突然,在那人的衣襟上发现淡淡药渍,手指轻轻摩挲,竟然是魅药!

陌清璃胸腔微微起伏,连带鼻腔呼出的气息都是热的,喉间干涩,身体里的媚毒越来越强烈。

她拔下头上的银簪,猛的刺向自己指尖。

雪白指尖上冒起一颗鲜红艳冶的血珠,十指连心,这种刺疼,总算让她清醒一点。

将一切料理妥当后,陌清璃才走到隔壁浴房,先前檀木浴桶内泡着药草的水还在,她没有犹豫,一个劲地将里头早已凉透的水往脸上泼。

直到胸腔那股火焰消散一些,她才回到屋子,准备寻些可以清热的药,来解解这个媚药的药性。

谁知,她刚迈进屋子,就闻见一股血腥味。

“谁?”话音还未落下,一柄闪着寒光的长剑,已经架到了她的脖颈之间。

“想活命就闭嘴!”身后传来的嗓音低沉而蕴着磁性。

陌清璃心中冷笑:“是你想活命的话,就给我老实点。”她可以肯定,这个男人已经失血过多,就算努力隐忍,持剑的手还是微微颤抖,显然伤得不轻。

身后的男人征了一下,许是没想到她会这么冷静,银色面具下,那双狭长的凤眸闪过一丝讶然。

“你很狂!”面具男人道出三字,忽而抬手灭去烛火,而后捂住陌清璃的嘴,使力一带,两人便缩进了旁边的衣柜之内。

两人近在咫尺,男子沉重的呼吸喷薄在陌清璃的发梢上。

陌清璃指了指他死死捂住自己的手,示意他放下就好。

面具男子犹豫片刻,终是放下了手。

就在此时,屋顶上有了动静,显然是追他的人还在屋顶徘徊。

“明明往这处来的,继续搜!”习武之人灵敏的耳力,将屋顶上的话语一字不漏地传进耳里。

待那些搜寻的人离去,陌清璃屈手就给了这个男人一手肘。

面具男发出一声闷哼,陌清璃再一记旋身,已经站在衣柜的外头,扬手将匕首顶着面具男的颈脖处。

四目相对,透过银色面具下,她看见的眼睛尤为深邃,像是深不见底的湖泊一般。

面具男凤眸微眯,嗓音淡淡,没有一丝惧怕:“杀了我,你会后悔的。”

陌清璃将匕首施了一分力气,刺向男子喉间,冷声道:“我轻轻一划,就算大罗神仙,也就救不了你。我敢刺,就敢保证没人找得到你的尸体!”

“你威胁我?”

“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她陌清璃的脖子是可以随意架上刀和剑的吗?她素来睚眦必报!

“我进来之前,早已做了印记,我的人,迟早找到你的。”他做事,不会只顾眼前,不铺后路的人,如何做得了大事?“所以你不能杀我,对你没好处的。”他冷笑着,继续道出一句。

陌清璃死死的盯着眼前的面具男子,片刻之后她猛然将手中的银簪扔到地上。

“不是因为怕了你,而是你没有真的想过杀我。”他先前没有让她感觉到杀气,这是她扔掉匕首的真正原因。

陌清璃点燃烛火,问道:“地上的瘸子哪去了?”

面具男子喘着气,坐入八仙桌的椅子旁,他要等手下前来救援,此时的他太过虚弱,出去的话,很可能被那些人捉到。

“怎么?你姘头么,那么关心。”面具男子撕下衣摆,处理手上的伤口。

“这你都知道?要是不想像他那样,就快些滚!”陌清璃瞪了他一眼,却发现他竟然一点招呼都不打,直接趴在八仙桌上,昏死了过去。

哼,都伤成那样了,还逞什么强?

“算你运气好,今天乔迁,我不想触霉头。”陌清璃从抽屉里取出银针,往他身上要穴扎去,先帮他止血再说。

待伤口全都处理好,她也已经大汗淋漓,不是因为太累,也不是因为救他出的那些力气,而是体内的媚毒再次强烈地发作起来。

她调整呼吸,努力地克制着体内蓬勃的药性,取出一瓶药,放在他的鼻翼下。

面具男子眉头皱了皱,醒了过来。

“我要睡了,你……立即、马上,滚出去。”陌清璃喘着气,喝出这句,眼前的他早已模糊得很,残留的最后理智,告诉她,不能和男人独处。

面具男子面颊绯红,呼吸也粗狂得很,体内的燥热让他抑制不了,烦躁地扯着衣襟:“你对我做了什么?”

他清楚此刻的反应意味着什么,这个女人竟然敢对她施这种药?

天刚破晓,只有几颗残星散落在天上。

即庭院外传来一阵阵嘈杂的人声。

陌清璃下意识的从床上翻身而起,腹下撕扯的巨疼,令她顿住动作。

不好!心里咯噔一下,抬头看了看凌乱的床榻,果真一滩血渍就像彼岸花一样,绽放在褥垫之上。

昨天与那面具男子发生了什么,已经明摆着了,陌清璃双拳攥得紧紧的,心内升腾起来的怒意,令她咬牙切齿。

“陌清璃,你给我出来!”外头传来的嗓音是陌芷言的。

陌清璃杏子般的眼睛,冷意纷飞,她扯过被褥将褥垫上的血渍盖好,掠见绣枕旁竟然放置着一根燃烧将尽的残烛。

那根烛火应该是面具男人放在这的,她执起蜡烛下压着的细小纸条,上面只有四字:烛内有药!

终于明白了,昨天的问题出在这根蜡烛上面,面具男人也中了药,两人相互做了解药,谁也不欠谁的!

“陌清璃,你做了龌蹉事,我可不敢看,你别藏了,快出来吧!”陌芷言继续外头吆喝。

瘸腿男人、掺了媚药的蜡烛、还有这时候热热闹闹的捉奸,这一步一步,她陌清璃不还回去,难消心头之气。

“怎么?一大清早的,就赶着来给姐姐请安么?”陌清璃将门打开,皮笑肉不笑的冷哼道。

陌芷言咬了咬唇,最讨厌她这幅高高在上的嘴脸,今天不废了她,娘亲不是白忙活了?

她给自己打了打气,挺着胸膛,道:“听丫环说,你院子里,昨晚的动静可大了,一大清早就有一个男人打这儿出去。”

凤舞沧澜

凤舞沧澜

作者:灰小可类型:状态:连载中

嫡妹恶毒,懦弱小姐皇宫杖毙。冷酷特工王者重生,虐继母,毁嫡妹,欠下的债,谁敢不还!下毒?迫害?赐婚鬼王?上门找死,岂能不送你一程!“本王看上的就是你!生同床,死共衾。”“要么让我杀了你,要么离远点!”鬼王快松手,本妃要休夫!

小说详情